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正文内容

曹云金与德云社事件(曹云金郭德纲师徒反目12年如今一方成孽徒一方不断传出坏消息)

知心小熊2022-08-05 16:33:19文章14

文|阅栀

编辑|阅栀

2010年1月18日,德云班主郭德纲迎来了他的37岁生日,这一天的老郭,有一瞬间感觉自己达到了人生巅峰。

台下座无虚席,台上徒弟们独当一面,后台是他的生日宴,欢声笑语,祝贺声不断。郭德纲坐在弟子们中间,一杯酒下肚,红光满面。

但此时,他的眼睛不断地朝宴会入口处看去,大家都知道,师父在等一个人。

这个人就是云字科“掌门人”曹云金,是师父的爱徒、儿徒。

宴席过半,曹云金才晃悠悠来到现场,看到主桌上的寿星郭德纲,以及给自己空出来的位置,他的心事比脸色还重。

看着师弟们恭恭敬敬给大师兄鞠躬问好之后,他才径直做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第一件事不是给师父祝寿,而是独自饮酒。几杯酒下肚,曹云金端起大师兄的范儿,开始“训诫”在场的师弟们,并准备离开。

在师弟们的拉扯挽留下,不知道他是早有预谋,还是酒劲上头,推搡之间他大喊起来:

“我不干了!”

“我吃不饱!”

话音刚落,众人还来不及反应,他快步走到关公像面前当众起誓:

“关二爷在上,我曹云金自今日起离开德云社,日后再踏进大门一步,我就是傻*!”

此话一出,现场顿时乱作一团,有安慰师父的,有劝说师兄的,有维护秩序的,眼看事情无法收场。

但此时,前面台上还在整场演出,观众仍旧沉浸在相声盛宴中!

眼看弟子要“反出师门”,生日宴变鸿门宴,师娘王惠当机立断,直接对着弟子们跪了下来:

你们不能这样欺负你师父,要真是心中有不满,我今天给你们磕一个咱们散摊儿,你们走吧。

后面就是大家都知道的,曹云金大闹生日宴,郭德纲含泪唱《未央宫》。昔日师徒反目成仇,给相声界留下一段“大戏”。

如今11年过去了,德云社经历了“八月风波”,又平地起高楼般,“反杀”主流相声,成功登上“顶流宝座”。

失去了曹云金这块活招牌之后,郭德纲先后捧红了岳云鹏、张云雷、秦霄贤等人,可以说,德云社似乎从不缺“顶流”。

那么曹云金呢?

除了“孽徒”的身份之外,曹云金失去了什么,又得到了什么?他当年的“背叛”是无情无义还是有苦难言?我们错怪他了吗?

看看下面这些事,你也许会有答案。

“没看上”郭德纲

且说曹云金大闹生日宴也就罢了,竟然还能让师娘下跪,只求息事宁人,不难看出,曹云金当日在德云社的地位并不一般。

曹云金在后来的采访中也明确表示,自己当年并“看不上郭德纲”。

这件事,还要从两人第一次见面开始说起。

2002年,曹云金在母亲的牵头下,来北京跟着郭德纲学习相声。

那年,郭德纲也不过27岁,也就比毛头小子曹云金大十几岁,看着一点也不“老成”。

第一次相见曹云金就想:这人一看就不靠谱,肯定啥也不会,不能跟他学。

可巧的是,3天后,郭德纲正好有演出,为了“考核师父”,曹云金去了现场。那一场,郭德纲演的是名段《卖布头》。

一段说完,曹云金被郭德纲的表演惊艳了:

无论是气息、嗓音、台风,能比上他的人,放眼相声界没几个!

在离开德云社之后的采访中,曹云金提起这段表演,眼睛里仍是夸赞和钦佩!

郭德纲再次走下台的时候,曹云金已经从那个有点傲气的“毛头小子”,变成了郭德纲的“小迷弟”。并表达了想去老郭家里拜访的想法。

那时没想到的是,两人的初次正式见面,不仅有同行的惺惺相惜,还闹出一个大乌龙。

初见面的“师徒”

曹云金第一次走进郭德纲的院子里,脑海中只浮现出一个词语:家徒四壁。

70多平米的房子里,除了抹得平整的地面,再能拿得出手的,就是客厅里那一台刚买的电视。

因为是第一次见面,两人之间难免有点尴尬,正在找话题的时候,电视中的画面忽然变成了大片的雪花,并伴随着嗡嗡的声音。

得了,老郭这边不知如何是好,少年曹云金就来“献策”了:

这肯定是电视周围有磁铁或者其他东西,影响信号的接收,只要断掉电源再拍一拍就好了。肯定能行。

看着曹云金一脸的笃定,老郭也决定试一试。电视放在一边,两人的话匣子才正式打开。

从唱念做打到说学逗唱的,从快板书到京韵大鼓,不知不觉间,两个小时过去了,太阳也下山了。这时还是老郭先开口岔开了话题:

少爷,怎么着,这电视能看了不能?

“那肯定能,我给您插上!”曹云金信心满满地说。可现实并没有那么给曹云金面子。

电源刚接上,就听“砰”地一声,新买的电视竟然现场爆炸了,还是带火花的那种。

两人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收场,又忽然默契地朝着对方哈哈大笑,就像两个闹了矛盾的好友,因为分享一包辣条重归于好一般。

两人的缘分,因为这台电视正式开始。

一朝名起,一朝情灭

那台坏掉的电视机,的确是因为质量有问题,厂家给更换了一台新的。老郭和曹云金两人,也结下缘分。

2002年,曹云金搬进了老郭那个家徒四壁的院子中,正式开始学艺之路。

无论是在德云社期间,还是退社之后,曹云金对于在老郭家生活印象最深刻的事,就是老郭对他的“逼迫”。

每天早上5点起床,开始练晨功,和别人的3个小时不一样,他的时间安排在早上五点到下午五点,这中间除了吃饭做家务之外,是不可以有别的安排的。

吊嗓子、背贯口、踢腿、学唱……每天一项接一项练下来,整个人都是疲惫的。

在一次采访中,主持人让曹云金用一首歌形容在师父家的日子,他唱了一首《铁窗泪》。虽然有玩笑的成分,但当年的努力是不可忽视的。

冬天的河边,北京沙尘暴中一边奔跑一边唱戏的身影,都是努力过的证据。

直到2006年,曹云金才正式拜师,两人才正式有了师徒的情分。

至于中间这4年,曹云金也在节目中解释道:

相声界是“师访徒三年,徒访师三年”,意思是两人会有3年的时间互相磨合,看看是否有天分,看看两人是否适合。

再后来,就是曹云金登上德云社的舞台,从舞台下只有三两个人,到后来的座无虚席,全场叫好,他终于看到了努力的意义。

但与此同时,师徒之间的矛盾也渐渐显露出来。

表现最明显的,就是郭德纲与北京卫视之间的矛盾。

那时,曹云金正好在参加相声大赛,一路上叫好叫座,是观众眼中最有希望夺冠的人。

在决赛的前一天,踌躇满志的曹云金接到了师父打来的电话。也正是因为这个电话,在曹云金心中留下一个永远的遗憾,或者是痛苦。

“在干嘛?去退赛,回来!”

只有这一句话,没有商量的语气,只有非做不可的命令。

“为什么?”曹云金心中不解。

“这中间有事,你别管,退赛就行。”

全国相声大赛,一旦夺得冠军,在行业中就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只差最后一步退赛,曹云金心中百般痛苦不解,却只能谨遵师命,向导演组说了退赛,回到了德云社的舞台。

在那之后,他就变了。

傲慢地接受师弟们的行礼问好,只要他想要演出,无论走到哪里都能上台,当然这也是老郭给他的特权。因为那时,他已经是德云社名副其实的“台柱子”。

这个时候,岳云鹏还在台下拿着扫帚当“跑堂”,张云雷还是个杀马特。所以曹云金当年那句“我养活了半个德云社”是事实。

但他心中也觉得不公平。

自己名声响了,越来越多的观众是奔着他的名号买的票,但他的收入却还是那样。

他不能接“私活”,甚至要常常免费给社里演出,甚至连要不要比赛都由不得自己,当心中的怨气越来越大的时候,师徒间的情分也越来越薄弱。

直到那天,他在郭德纲的生日宴上说出了“永不踏进德云社”的狠话,两人之间的情分,终于走到了尽头。

师父的公开处刑

老郭含泪唱了一首《未央宫》之后,师徒情断的事情也被吃瓜群众得知,但这件事,并没有就此结束。

两人之所以走到今天这一步,究其根本,是两人的追求完全不同。

郭德纲想的是德云社这个团体,但曹云金心中是自己的名利;郭德纲是睚眦必报快意恩仇,曹云金要的是功成名就光耀门楣。

还在社里的时候,他就已经创立了自己的公司,想让家里的生活更好。离开德云社之后,他的确短时间内实现了自己的梦想。

上春晚,当主持人,拍电影,还创立了自己的相声品牌,听云轩。

用他的话说,当年他创立听云轩的时候,完全是因为喜欢相声,是因为一种情结。

那时,他每周三天五场地演出,这期间几乎是不盈利的。

原来在德云社,两场演出下来,可能就有将近1800名观众。而在听云轩,可能5场下来也只有1000名观众。

如果不是情结,他这样的做法还是很难理解的。

虽然现在已经倒闭,但在刚成立时,也创立了3000张票,42秒一抢而空的纪录。大有超过德云社之势。

事情的转机,出现在2016年,老郭公开修家谱的时候。

师徒情尽,孰是孰非

“该请的请,该驱的驱。”

“留下艺名带走脸面,从此江湖路远,不必再见。”

2016年8月31日,郭德纲在平台公开发文,将收回曹云金名字中的“云”字,从此与德云社一刀两断。

尤其文中的“忠正为本”一词,直直地说曹云金等人的“不忠不孝”,这无异于是向观众明说曹云金的背叛,是对他的一次公开处刑。

此文发出几天之后,曹云金也开始回击,以7000字长文讨伐郭德纲,昔日师徒反目成仇,来来回回指责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此处也不多做赘述。

接下来我们说说后来发生的事。

首先不可否认的是,曹云金是一个有才华的人,上综艺说相声,全都不在话下。

同样不可否认的是,这是一个流量为王的年代。随着张云雷、孟鹤堂、秦霄贤等“偶像派相声”的崛起,网友的支持几乎呈一边倒的状态。

德云社是正义,是传统,是文化的传承者。曹云金是孽徒,是白眼狼,是不知恩回报之人。

但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在这半年来德云社爆出的消息中,似乎也有江河日下之兆。

张九南被前妻曝出出轨家暴,如今已被停演;

刘九儒被曝私下联系女粉丝,其中不乏初中学生;

王九龙公开场合随地小便;

张云雷调侃汶川地震,被点名批评;

助理在直播中向粉丝索要礼物,还骂观众“穷比”……

事情越来越多,人却越来越“少”。比如在相声舞台上火的张云雷,已经很久不再说相声了,反而开了工作室,准备出道;

少班主郭麒麟已经正式出道,在电视剧与综艺节目的舞台上活跃;

秦霄贤也开始拍戏了……

“偶像派相声”大火之后,又很快销声匿迹,相声舞台上的人越来越少,曾经说要传承的人已经有模有样地当起了“明星”。

而“孽徒”曹云金,还是多年如一日地被骂,但是他真的是做了错误的决定吗?

如果继续在德云社,他是去传承还是当流量呢?他是活跃在相声的舞台,还是去拍戏呢?尚未可知。

但肉眼可见的是,双方的口碑变化,以及舞台上的变化,孰是孰非,怕不是几篇“小作文”能说清的。

到底谁是真的热爱,还要往更长久的地方看去。

——END——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品度娱乐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www.pindu88.com/article/114551.html

标签: 曹云金
分享给朋友:

“曹云金与德云社事件(曹云金郭德纲师徒反目12年如今一方成孽徒一方不断传出坏消息)” 的相关文章

抖音胖胖胖是哪里人 胖胖胖竟然参加过17年的快男

抖音上胖胖胖一首春风吹,可谓是吸粉无数,但是小编意外发现这个胖胖胖,并非是抖音的常客,关键人家自己有属于自己胖胖胖的音乐工作室。由于长得非常可爱,使得不少粉丝大呼胖胖胖可爱,但是人家其实早就音乐圈走红了。话说,他真名叫什么呢?胖胖胖真名叫曹悦棋,目前所属公司胖胖胖音乐工作室。因为演唱了一首春风吹,就...

猫妹妹达少提分手 可猫猫称对方怕耽误我就分手了

昨晚猫妹妹直播,公屏一直有粉丝问:达少呢?猫妹妹语出惊人,回应说道:分手了,我们两个爱情已经到此结束,爱情过了保质期。已经分居1个多月了,家里关于他的所有东西都拿走了。粉丝们不相信,猫妹妹拿起手机便带大家展示家中摆放物品,证明达少的用品已经全部带走。唯一留下的俩人挂画猫妹妹还让身旁人丢掉,粉丝们这才...

抖音美食博主徐大sao是哪的人 看徐大sao做饭吃饭太香了

“徐大sao”是一位来自安徽省阜阳市的抖音博主,他出生于1990年9月30日,今年30岁,身高174cm,平时主要是在抖音上更新自己在各种地点吃美食的视频。徐大sao不仅会出发去各种地方吃有特色的美食,他也会自己在家里或者某一个地方自己动手制作美食,然后把制作到食用的整个过程记录下来,徐大sao的视...

斗鱼二次元主播Minana呀个人资料简介 Minana呀整容照片前后对比

Minana呀个人资料简介:真实姓名:罗米娜微博名称:Minana呀出生日期:1997年8月4日主播身材:C罩杯主播身高:170cm现居地点:上海 徐汇区新浪微博:@Minana呀籍贯:湖南邵阳类型:综娱/秀场主播风格特长:能歌善舞 身姿妖娆所在平台:斗鱼直播Minana呀原本是熊猫TV的当家美女主...

企鹅电竞我是金禾个人资料简介 她是胡彦斌牛班音乐学院的一员

我是金禾在主播界也算是大网红了, 不过除了主播外,金禾更有一个音乐梦的追求,据悉她之所以做主播也是为了能够更好的追求自己的音乐梦想,她更是胡彦斌老师“牛班音乐学院”的明星学员,可见唱功及音乐素养非同一般。不然胡彦斌也不会收不是吗?主播个人资料简介:主播昵称:我是金禾直播平台:企鹅电竞房间号:9752...

斗鱼在石250傅钰博个人资料 他在做直播前就是知名DJ

在石250蹭粉怪在直播界算是一位大网红了, 石250蹭粉怪的个人资料也是很多人好奇的,在石250蹭粉怪,真名傅钰博,别名,在石、二营长、小白、老白,MIX club DJ,斗鱼主播。在石家庭背景神秘,众说纷纭。但可以肯定的是家境很不错,在石算的上是富二代。自己也很有才艺,做直播前就是知名DJ,斗鱼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