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正文内容

闫学晶现任老公(别人眼里她做事永远有自己的想法和内在逻辑)

知心小熊2022-09-09 11:57:07文章25

从小到大,闫学晶自认有三件大事是和父母拧着来的。

第一件事是偷钱学习二人转。

出生于1972年的闫学晶,从小是在东辽县双城村里的二人转熏陶下长大的。

父亲是村里的干部,每天除了分配农活,就是通过村委会的大喇叭给大家放二人转。

渐渐地,闫学晶经常跟随着大喇叭里学唱。

13岁那年,闫学晶更是和父母吵嚷着,要到专业院团里去学习。

她听三姨妈说了,当地有名的二人转演员李小霞刚刚办了一个培训班。

当时正值八十年代中期,虽然不至于饿肚子了,但家里还是非常穷。

父母不同意闫学晶去学,小姑娘就天天缠磨他们。

实在拗不过她,母亲假意答应带女儿去报名。

实际上,她只是想带着闫学晶到现场转一圈就回来。

闫学晶可是当真了,可到了培训班里,母亲不同意交20块的报名费。

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她趁着母亲和其他人聊天的功夫,

从母亲兜里掏了钱就冲向了收费的老师。

母亲看女儿如此固执,最终也只能答应她学习二人转。

刚刚进班,闫学晶就遇到了第一件难事。

小时候在家里学唱,她的声音还没有变化,听起来很清脆。

可此时的闫学晶的嗓子正发生微妙的变化。

她突然感到,自己的声音不脆了,甚至连低沉的男声都模仿不来。

老师劝她,要不就别学了,声音变不过来,不一定能成事。

好不容易上的培训班,闫学晶怎么会轻易放弃。

然而培训班只是短期的,不到一年就结束了。

学员们有的去了县里的剧团,有的去了镇里的剧团。

东辽县里的渭津镇,也有一个业余的小剧团。

团长觉得闫学晶是棵好苗子,就把她收入麾下。

就这样,原本应该呆在村里种地的闫学晶,走上了一条截然不同的道路。

这位团长的眼光很长远,把精挑细选的小演员招来后,

又专门请来了县上文化馆里的专业老师给他们讲课。

无论是二人转还是文化知识,闫学晶和其他孩子都学得很刻苦。

又经过将近一年左右的学习,14岁的闫学晶终于开始登台演出了。

两年左右的历练,无论是在镇上还是县里,闫学晶都远近闻名。

当时她所在的剧团一共有三十多个节目,闫学晶无一例外都会唱。

无论是大姑娘、小媳妇、老太太甚至老头和瘸子,她上台就能唱。

团里每次演出,有演员临时登不了台的,闫学晶是救场的必备人选。

很快,“戏耙子”的外号就到处传开了。

能唱就能拿到高工钱,闫学晶记得很清楚,她第一次领到的工资是90块。

这可把小姑娘乐疯了,她跑到市场买了一大兜的袜子,

回去后分别送给了父母和亲友邻舍。

穿着女儿用工资买来的袜子,父母不再干涉闫学晶学习二人转了。

不过闫学晶的志向,可不仅仅是一辈子呆在镇上的小剧团里。

进入剧团四年后,有一天闫学晶告诉父亲,想让家里帮她凑1500块。

听着这堪比天文数字的钱数,父母不知道女儿又生出了什么“幺蛾子”。

闫学晶告诉父母,自己想去省里的戏校上学。

“你刚刚农转非成了公家人,为何还要这山望着那山高呢?”父母开始苦口婆心地劝她。

她听不进去,心里装着自己的“大道理”。

没有系统专业的学习,永远够不到艺术殿堂真正的门把手。

凑不凑钱是家里的事,反正报考的时候不用花这么多。

铁了心要上学的闫学晶,不顾父母反对从辽源去了四平,那里有离家最近的考点。

可惜她来晚了一步,刚到考场,初试已经结束了。

正巧主考要离开,闫学晶拦住人家,诚心诚意说了实情。

老师没有为难她,在门口的传达室里,闫学晶唱了一段《冯奎卖妻》。

“初试过了,回去等复试的通知。”

当年夏天,闫学晶第一次去了省城长春。

民歌演员高茹是主考官,在戏曲学院的舞台上,

闫学晶演唱了《县长下乡到咱家》以及《冯奎卖妻》。

考试完毕,高茹断定这个姑娘将来一定能成事。

虽然如此,但随着录取通知书的正式下发,1500块的学费还是没着落。

父母依然不松口,毕竟这笔钱太大,家里根本拿不出来。

母亲还一再劝女儿:考上了,说明你能力强,有个证明就行了,干嘛非要去上学呢?

闫学晶同样也不松口,僵持到最后,她央求父亲出去借钱。

她还告诉父亲,等将来学出名堂了,这钱一定会还的。

女儿都这么说了,做父母的也就没办法再阻拦了。

父亲只能舍下村干部这张老脸,从村里借到村外,凡是能张开口的都张口了。

就这样,闫学晶带着一堆借来的零钱,踏上了新的学艺之路。

她深知背后的艰辛,因此在学校格外卖力。

刚到学校的第二年,经过老师高茹和侯殿君的推荐,

她就参加了一场在北京举行的全军调演。

二人转《风雪巡防》,演出后获得了一等奖。

随后两年,她一边继续学业,一边又参加了省里和全国的演出。

二人转《刘秀坐楼》和评剧《多彩的梦》,都得过表演一等奖。

就在闫学晶即将毕业分配工作的时候,她又开始给父母“上眼药”。

这正是她人生中的第二件事。

那是1993年,即将毕业的闫学晶已经落实了工作单位,

她将被分配到吉林省的武警文工团。

在去单位报到之前,闫学晶去吉林市参加了一场演出。

正是这一次演出,二十出头的闫学晶认识了剧团的老板林越。

这次的偶然相识,逐渐拉近了两个人的距离。

只是林越不但比闫学晶大10岁,而且离过婚还带着一个8岁的女儿。

两人中间的窗户纸捅破后,闫学晶清楚还有很大的困难在前方等着。

第一次带着林越回家,父亲甚至没跟他打招呼,而是一个人去了村委会。

弟弟得知未来的姐夫是个二婚,直接把林越买来的礼物甩到了墙外。

头一次见面不要说坐下来深谈,可以说碰壁都把鼻梁骨碰折了。

回去之后,林越就对闫学晶坦言,要不就算了吧,毕竟自己离过婚。

可女人要是铁了心,多少头牛都拉不回来,何况闫学晶从小到大都是和父母拧着走过来的。

闫学晶告诉林越,既然两个人要往一块走,那就必然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事情。

至于结婚后,碰到的困难就会更多。

活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人是不会遇到难题的。

关键是遇到难题后,不应该轻易避让。

再说了,只有经历过各种事情考验的感情,才更加珍贵。

闫学晶的这番话充满睿智,一时间又把动摇的林越拉进了同一条战壕里。

在和家人僵持的阶段,父母也开始有所松动,他们太清楚女儿的秉性了。

父亲索性去了趟吉林市,对未来的姑爷来了个全方位的明察暗访。

林越一直经营着二人转剧团,在东北的二人转演出市场,也算是老人了。

事业有成,侧面打听得知人品也靠得住,父亲的天平开始渐渐向女儿一方倾斜。

就这样,当闫学晶走进武警文工团时,她和林越的亲事也定下来了。

结婚之后,夫妻俩一个在长春,一个在吉林。

为了家庭的幸福,闫学晶后来又从文工团调到了吉林市评剧院。

虽然成家立业了,但父母之前担心的问题还是很快爆发。

和林越生活在一起后,面对他和前妻8岁的女儿林傲雪,闫学晶觉得这个后妈不好当。

由于没有当妈的经验,和继女的关系最初并不和谐,这也间接引发了她和丈夫林越之间的矛盾。

父母也非常担心,为了让家里宽心,闫学晶开始从自身找因素。

孩子毕竟还小,而自己已经是成年人了。

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她用真心去对待女儿,才使得这个家庭逐渐和谐。

婚后,她和丈夫很快又有了儿子林傲霏。

29岁那年,闫学晶又有幸成为了赵本山的弟子。

那时她参加了本山杯二人转大赛,不但获奖也被赵本山收为弟子。

她也顺势走进了电视剧《刘老根》剧组。

但电视剧刚刚开始拍摄,闫学晶就被老师赵本山狠狠批评了一顿。

在拍摄期间,有一次闫学晶突然不辞而别去了沈阳,而且还带走了另外一名演员。

等到她回来后,才向老师赵本山坦承是临时接到了一场演出。

话刚说完,赵本山的脸色就变了。

怎么能不吭声不请假就跑出去呢?明天的戏还拍不拍了?

再说大半夜的一个人回来,要是出事了咋办?

赵本山连珠炮似的发问,一下子就把闫学晶给说哭了。

第二天拍戏,她的情绪明显受到了影响。

拍戏间歇,赵本山又跟她说,批评你一下还记仇了?

一个剧组就是一个集体,要是谁都不请假就走了,其他人该咋办呢?

既然来到了这个集体,就得为集体负责。

等拍完了戏,你想上哪儿演出都行。

我批评你,态度可能不好,现在给你道歉,不过下不为例了。

一番话又把闫学晶给说哭了,不过这次的眼泪里带着自责和愧疚。

可以说,初次从舞台登上荧幕,闫学晶就学到了表演技巧之外的很多东西。

她也从一个二人转演员,顺利转型成为影视剧演员,而且还登上了春晚的舞台。

2007年,已经35岁的闫学晶,又一次穿上军装走进了海政文工团。

过去的演艺事业主要都在家乡东北,如今丈夫以及一双儿女,都跟着她去了北京。

离家远了,她开始格外牵挂双城村的父母。

彼时闫学晶的父母已经六十多岁,两个弟弟都已在哈尔滨工作,老人身边没一个子女。

闫学晶和丈夫林越商量后,想把父母接到北京。

但是每次打电话和父母谈起此事,他们都不想来北京。

一拖又是一年多的时间,待到2009年过年回家,闫学晶第三次和父母“杠”上了。

从北京回东辽,飞机、火车、汽车她坐了个遍。

夜里回到家,暖气又停了。

零下二十多度的低温,父亲两次爬起来到院子里给炉火加煤。

这次回家让闫学晶坚定了一个想法,她要在辽源市里给父母买一套房子。

谁知这想法刚说出来,父母又开始反对。

“花几十万买房子根本没必要,而且人老了故土难离。”父母说的都是实话。

但闫学晶还是决定买房,当年春天,她在辽源给父母买了一套三居室。

几个月的时间房子装修好后,当年国庆节,她和弟弟都回家去接父母。

女儿大了,何况她小时候就非常拧。

父母只好按照女儿的安排,把家里的老房子折价卖给邻居,

家里的自留地,也都分给了两个叔叔。

动身前往城里的那天,左邻右舍都过来送行,直言闫家有这么一个孝顺的女儿。

可是闫学晶父母的脸上,却是一堆难以言表的情素。

新家什么都有,可因为在楼上不能出去串门,下楼后谁都不认识,父母开始天天烦恼。

闫学晶和弟弟偶尔回去看望老人,父母就一再提议,想回老家双城村。

儿女们有些不理解,智能化的家具,做什么都方便,难道还比不上农村吗?

再说老家的房子已经卖了,回去住哪儿?

闫学晶甚至觉得,父母是身在福中不知福,都有些矫情了。

2011年的夏天,闫学晶获得了演艺界十大孝子的称号。

颁奖的时候,主办方还特意邀请她的父母也去了北京。

经过这一宣传,父母从此之后再不提回老家的事情了。

每次闫学晶打电话,老两口都说住得很好,日子也很安逸。

实际上,父母思乡的情怀与日俱增,只是为了不影响女儿的荣誉,他们选择了隐忍。

2012年的3月,父亲突然出现了胸痛和痰中带血的症状。

闫学晶把父亲接到北京求诊,经过诊断,父亲患上了肺癌。

手术是在海军总医院进行的,之后又进行了多次化疗。

直到当年八月,身体渐渐恢复后,闫学晶才将父母送回了辽源。

身体病了,父母想回老家的心情变得更加强烈。

当年冬天,闫学晶回辽源陪父母,父亲又跟她唠叨起了村里的白桦林和菜地。

她明白父亲话里的意思,可眼下身体不好,只有守在城里才能随时治疗。

就这样,父亲想要回老家的心愿再次落空。

这期间,闫学晶定期带着父亲去医院复诊。

她老早就偷偷告诉医生,一旦哪天父亲的情况严重了,要告诉她,不要告诉家里其他人。

为了让父亲宽心,这年春节,她带着两个老人去了三亚。

在北京转机的时候,父亲站在候机大厅里,不停看着窗外的飞机。

望着父亲的背影,闫学晶给老人拍了不少的照片。

2013年1月,闫学晶接到了父亲病重的电话。

医生告诉她,癌细胞已经出现了扩散,老人时日无多。

闫学晶从外地赶来,望着弥留之际的父亲,她做了一个最痛苦的决定。

父亲临走前的氧气管,是由她拔下来的。

送走了父亲,母亲才向女儿透露,实际上这两年他们一直很孤独。

多少次想回老家,可又担心影响到女儿的声誉。

闫学晶这才明白,自己和弟弟一直引以为傲的孝心,事实上根本没有走进老人真正的内心。

于是在2015年秋天,闫学晶又在老家给母亲盖了三间新房。

回家之后的母亲,又开始种菜养鸡,丧偶的悲痛也渐渐化解。

父母老去的同时,闫学晶的一双儿女也长大了。

在她参演电视剧《俺娘田小草》时,继女林傲雪在剧中也饰演了她的女儿。

和继女相处二十多年,母女俩的感情也已非常深厚。

在剧组拍戏的时候,闫学晶穿一天的衣服,女儿会给她洗干净、晾干、叠好后再送过来。

日常生活中买什么用品,女儿也会想着母亲。

看着女儿为自己所做的点点滴滴,闫学晶觉得二十多年来的付出是值得的。

就在外界认为,儿女双全的闫学晶,即将享受中年的幸福时,

一段网上的婚礼致辞视频却把大家整破防了。

视频中的闫学晶,自称丈夫是马明东。

据说闫学晶参加的那场婚礼,是马明东外甥的婚礼。

更为关键的是,46岁那年闫学晶又生了一个女儿,

闫学晶何时跟林越离婚,又是何时跟马明东结婚的,外界并不知道确切的时间。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六月份,闫学晶和林越所生的儿子林傲霏结婚了。

豪华的婚宴现场,明星潘长江、杨立新等人的助阵,

都向外界展示着闫学晶多年来在娱乐圈的打拼成果。

不过一个有意思的细节是,现场拍全家福时,坐在闫学晶身边的是前夫林越。

或许是因为林傲霏毕竟是闫学晶和林越的孩子,

所以现任丈夫马明东才没有现身。

就在这个月初,闫学晶又在网上晒出了和母亲以及女儿出游的照片。

照片中的闫学晶,和女儿穿着同款的亲子装。

她的母亲也很罕见地出现在照片里,祖孙三代看起来很幸福。

年届五十,闫学晶又从头开始照顾小女儿。

别人眼里,她做事永远有自己的想法和内在逻辑。

而或许在闫学晶看来,从小到大,与其说是拧着一路走来,

不如说正是因为有自己的主见,才取得了今天的成就。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品度娱乐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www.pindu88.com/article/120366.html

标签: 闫学晶
分享给朋友:

“闫学晶现任老公(别人眼里她做事永远有自己的想法和内在逻辑)” 的相关文章

闫学晶离婚原因曝光(现任马明东颜值碾压林越财富超过赵本山)

闫学晶离婚原因曝光(现任马明东颜值碾压林越财富超过赵本山)

著名演员闫学晶的身份可不简单。她不仅是二人转表演艺术家,她还是国内一线的女明星。另外她还是一名部队文职军官,是部队海政文工团的副团长,享受国家一级演员待遇和部队正师级待遇。在混乱不堪的娱乐圈里,闫学晶打造的人设和口碑一直还是很不错的,就连她曾亲手拔掉重病中的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