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正文内容

演员杨镜儒(和贾玲分道扬镳后他把妻子曾经对自己的监督也抛诸脑后)

知心小熊2022-09-26 11:41:18文章49

2020年,白凯南遇到了一件比当年被扔瓜皮还要丢人的事。

跟着冯巩学艺十六载,他居然要靠抄袭别人的段子为生了。

同出一个师门,此时的贾玲在事业上已经风生水起。

白凯南则似乎忘记了,在自己事业的发展上,几个人对他的帮助。

第一个就是他身边的那个人。

2001年,白凯南认识了杨镜儒。

那时的白凯南,中专毕业已经三四年。

生活不易,他的演出主要混迹于京城的酒吧歌舞厅,以及一些户外的活动。

这年,海淀的中关村有电脑节活动,要热闹热闹。

白凯南好不容易揽下了演出的活儿。

从歌舞到相声,他是节目的主要策划人。

一切准备停当,可发现少一个女歌手。

人去哪里请,白凯南一下子有些懵圈了。

本就是小打小闹的演出队伍,大咖是请不来的,但其他一般的歌手也不好找。

正好身边一个哥们儿,认识还在上艺术学院的朋友。

人家可是就读于民族大学,专业就是声乐系。

“她会来吗?”白凯南的心底没谱。

毕竟,这算是撂地演出,费用别说开给她,就是自己也落不着多少。

“你就看好吧。”这哥们儿带着显摆的心理,在白凯南面前拨通了对方的电话。

很快,一个漂亮且充满气质的姑娘就站在了白凯南面前。

相互一介绍,姑娘叫杨镜儒,是重庆来的土家族姑娘。

人来了而且还愿意演出,白凯南的心就放下了半截。

另半截是在当天演出的时候放下的。

因为演员不够,当天节目,杨镜儒不但自己唱歌,还自己伴舞。

一连演唱几首歌,不但填补了节目的空白,也镇住了现场的观众。

等演出结束结算了费用,白凯南似有不舍之情。

从那以后,他私底下有一搭没一搭,经常向哥们儿打听这姑娘的情况。

慢慢的他了解到,杨镜儒是大一的本科生。

虽然还是学生,不过已经被中央歌舞团内定了,毕业后有好去处。

哥们儿看出了他的小心思,直言有兴趣就大胆追,别扭扭捏捏的。

他笑笑不置可否,但追人的事还真不敢妄想。

白凯南虽是北京人,但从小是在交道口的土儿胡同耍大的。

平民子弟,即便生活在皇城根儿,其实也没多少优越感。

普通人最好的出路是上大学找到中意的工作,一辈子也就稳稳当当了。

但白凯南从小是个“楞种”,爱唱歌且喜欢热闹,

时不时还和胡同里的同龄人,一起凑合一段歌舞表演。

胡同里的大爷大妈都经常说,这要是在早年,他上天桥撂地学艺,估计也能吃开。

说着是玩笑,但听的人当真。

新社会没撂地一说了,但是文艺表演还是存在的。

这孩子小学还没上完,脑子里就天天做起了明星梦。

现实中看不到,家里的电视机里,明星大腕儿可不少。

他的这梦想到了初中,变得愈发不可控制。

其他同龄人都在忙碌着,准备考一个好的高中然后再考大学。

彼时的白凯南,想的事情却是唱歌演戏。

初中毕业,他直接考取了歌舞团舞蹈专业的中专班。

那时候,昔日同样吃香的中专,已经没任何优势了。

学习几年后,非但没找到好单位,就连演出的机会也屈指可数。

他既不帅气,也没有北方人的高大威猛。

以至于很多人都取笑他:

“就你这营养不良的状态还想搞演出?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吧!”

这应该是对他明星梦的迎头一击。

但是没办法,既然干了这一行,就得端好饭碗。

没单位,他就自己给自己找活儿干。

没有演出,除了跑龙套,还经常到歌舞厅里去唱歌伴舞。

有一次在酒吧里演出,台下一块西瓜皮,直接飞到了脑门上。

他忍气吞声,只能自嘲说:“这有人给我送果盘呢。”

日子一晃三四年,直到眼下认识了杨镜儒,他的情况依旧没什么大的改观。

或许正是因为见到了杨镜儒,在某种程度上激发了白凯南的斗志。

他想要找机会去中央戏剧学院进修,这样起码在学识上就跟她持平了。

从那之后,他没事就给杨镜儒打个电话或是发个短信“骚扰”一下。

平日里在哥们儿面前的伶牙俐齿也不见了,

偶尔叫上姑娘吃饭,也显得有些拘谨和生分。

这样一来,反倒激起了杨镜儒的好奇心。

人长得漂亮,身边不乏追求者以及没话搭话的人。

她也见过白凯南之外的其他北京男生,那小嘴儿叭叭的很能说。

没想到这小子居然没那么多废话。

就这样,白凯南在杨镜儒的内心反倒留下了较深的印象。

让两个人的关系更进一步的,则是一次救场的演出。

那时白凯南常驻在一个酒吧演出,正好又缺少一个歌唱演员。

他想都没想,直接给杨镜儒打了电话。

杨镜儒答应了,这还是她第一次来酒吧里唱歌。

过来后杨镜儒才有些犯难,酒吧里让她唱通俗歌曲。

她是学民歌的,这才是最拿手的,通俗歌曲不擅长。

何况,这还是她第一次来到这种嘈杂的环境里唱歌,多少会有些不适应。

最终,为了不让白凯南难堪,她还是硬着头皮上了。

没成想一首普通的歌曲,让她唱的走音跑调,底下的观众不乐意了。

“你这不是耍我吗,以后谁还来我这里玩?”

老板气冲冲地,把所有的怒火都撒在了白凯南的身上,毕竟人是他介绍的。

而且老板还威胁,杨镜儒今天没报酬。

白凯南不干了,唱得再不好,劳务费还是得给的。

“要是真不给,那这钱就从我的那份里扣。”

最终,老板碍于白凯南长期在他这里演出,还是掏钱了。

倒是杨镜儒自己,她脸上其实早挂不住了。

歌刚唱完,下台就准备离开。

之后还是白凯南追上了她,把当晚的费用塞进了她的书包里。

经此一事,白凯南在她心里的分量就变重了。

就在这期间,白凯南顺利进入了中戏学习,之后更是结识了冯巩这位师傅。

杨镜儒大学毕业,顺利进入了民族歌舞团。

相比于白凯南,她手里的资源和人脉渐渐增多,不时还能给他介绍去电视台演出的机会。

2006年,一次从外地演出回来的杨镜儒约白凯南吃饭。

白凯南很高兴,埋藏心底的爱恋已经不断,他还想思忖着如何把它表达出来。

不过让他意想不到的是,第二天刚坐到一起,

杨镜儒告诉他的情况是,她可能要回家结婚了。

犹如五雷轰顶,白凯南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自己的爱慕之情都还没说,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眼看着身边的姑娘就要飞走了,白凯南再也顾不上矜持了。

他只能“从头招来”,几年前两个人刚结识,他就对她有感觉了。

只不过姑娘家是科班,人长得漂亮,毕业了事业发展也好。

而他就是北京胡同里一个普通人家的孩子,上的中专,后来才渐渐在事业上出道。

正是这种对比,让白凯南始终不敢向杨镜儒开口。

索性现在一股脑说出来了,他的真实情谊,也都被杨镜儒知道了。

杨镜儒没有表现出异样,之后慢慢告诉他,其实她也对他有感觉。

只不过这么长时间了,白凯南一直不主动表态,家里催的急,她只能先说。

眼看两个人的真情都展现在了彼此的面前,接下来的情况就顺理成章了。

白凯南跟着杨镜儒去了重庆,见了她的父母。

然而,两个人正式在一起后,白凯南身上的优越感,又渐渐显露出来。

他出去演出的次数急剧下降,每天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在屋里睡大觉。

有时候杨镜儒都演出回来了,他还窝在家里一副无所事事的样子。

杨镜儒自然很生气,有一天彻底爆发,把他狠狠骂了一通。

认识这么久,白凯南还是第一次见她发这么大火。

他赶紧表态,以后一定会改。

接下来,杨镜儒给他订立了一系列规矩。

没有演出的时候,要积极参加各种节目或者比赛,提升自己的水平。

有演出的时候,更要努力发挥自己的水平。

女朋友在身后监督着,那两年的白凯南,发展还算稳固而迅速。

除此之外,师傅冯巩也很看好他,在教学上非常苛责,

稍有松懈,无论是在女朋友这里,还是在师傅那里,他都会招致“责罚”。

这种好的局面从2007年开始,一直持续到了2008年。

彼时的白凯南不但参加了不少电视台的喜剧综艺节目,

更是搭档自己的同门贾玲,在相声比赛中获得了三等奖。

这一年,他和杨镜儒也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这时候的杨镜儒,仍旧时时处处督促着白凯南。

尤其是在2009年,更是向他建议,应该向春晚发起冲刺。

彼时的白凯南,已经有一种小富即安的心态,

毕竟在各电视台,他露脸的次数和频率已经很高了。

不过妻子还是希望他能更上一层楼。

如果能和贾玲站在春晚的舞台上说相声,那本身就是最大的特色。

妻子的又一次鼓励下,白凯南开始和贾玲一起为进入春晚做准备。

一切顺利,从初审到终审,基本没任何障碍。

只不过到了真正排练的时候,白凯南比身边的贾玲还要紧张。

临场又是妻子的鼓励,才让他在舞台上最终定心。

春晚的成功亮相,让白凯南的事业达到了顶峰。

不过,和贾玲的搭档并未持续很久。

之后的白凯南,成了各地综艺节目的常客。

他完全沉浸在了此前积累的名气中,开始有些止步不前。

之后,他更是和贾玲走上了完全不同的两条道。

有人说他迷失了自我,忘记了自己的真正初心。

也有人说,自大第一次参加春晚后,

白凯南心里就发生了变化,妻子也有自己的事业,他不能一个人“独占高枝”。

但不管怎么说,春晚的光环并未能在他的头上照耀很久。

贾玲在为相声事业坚持了8年以后,决定演小品。

而那时,白凯南的综艺邀请要比贾玲还多一些,贾玲觉得那正好,

可惜的是,白凯南在此后变得不温不火,倒是贾玲从相声转变到小品,

而后又从小品,逐步转变到了影视剧的创作。

尤其是在他登上春晚第十年后的时间节点上,

本就是喜剧演员出身的白凯南,不去静心打磨自己的作品,

反倒在上综艺节目中,抄袭其他喜剧人的段子和创意。

一个曾经制造笑料的人,自己却成了别人眼里的笑料。

在和贾玲分道扬镳后,他把妻子曾经对自己的监督,或许也早抛诸脑后了。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品度娱乐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www.pindu88.com/article/123356.html

标签: 杨镜儒
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