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正文内容

晚清京剧圈花旦往事影响深远(田桂凤与谭鑫培合演乌龙院路三宝重情重义)

半岛荼靡花2022-09-27 11:16:41文章79

京剧是中国影响最大的戏曲剧种,也是“国粹”之一,影响相当深远。如今回过头来,了解当年京剧的奇人奇行,也是一种乐趣。

我是真游泳的猫,一个喜欢传统文化的读书人。今天我和大家聊聊晚清京剧圈花旦往事:田桂凤与谭鑫培合演乌龙院,路三宝重情重义。

第1位,田桂凤。

田桂凤是晚清京剧花旦演员,扮相清丽,神采飞扬,容貌技艺都属一流。当时有人评论说:“自田桂凤出,而花旦几与须生为敌体。”尤其田桂凤与京剧大师谭鑫培合演的《乌龙院》一戏,被誉为“双绝”之作。

《乌龙院》这出戏讲的是《水浒传》宋江与阎婆惜的故事。宋江纳阎婆惜为妾,建乌龙院给她居住。阎婆惜与宋江同衙文书张文远私通,宋江有所察觉,两人大闹一场。后来,刘唐下书,宋江遗下招文袋,被阎婆惜所拾。

宋江回乌龙院院索讨,阎婆惜逼宋江写休书交换,宋江不得已答应,阎婆惜仍不还晁盖书信,还要告上公堂,宋江怒而将她杀死。

谭鑫培的派头极大,到场最迟,往往是开戏了他还不到,而不得不垫一出楔子戏。然而,当时有人听过谭鑫培诽议田桂凤的话:“我最不喜欢和田桂凤伴戏。人家已经装扮齐全等田桂凤,田桂凤洗十个指甲,都要半个时辰。”

谭鑫培已经是派头很大的人,没想到田桂凤的派头更大。当然,从谭鑫培这话里,我们也可以看出田桂凤对戏曲艺术的认真。洗指头要半个时辰,可见其细腻程度了。

虽然田桂凤与谭鑫培有一些小隔阂,相处不甚融洽。但是让人奇怪的是,这两人合演的《乌龙院》却更见精妙,情景俱佳。

大概是这两人都不肯放松一步,都不肯示弱,处处争强斗胜,所以将《乌龙院》的情景弄得非常逼真。比如最后一场戏谭鑫培饰演的宋江对田桂凤饰演的阎婆惜连连说“再不来了”,那种活灵活现的程度,真是令人拍案叫绝。

第2位,路三宝。

路三宝,初学须生,演须生时曾用名祥慧,小名靠三儿,后来改花旦。路三宝到北京以后,分搭各班,曾和谭鑫培演出《坐楼杀惜》、《翠屏山·杀山》等戏。

晚清时候,按照旧例,京城中有势力的旗人,经常会网罗一些唱戏的艺人于麾下,以夸耀自己的气势。

当时,正黄旗立山出任内务府总管,用了许多唱戏的演员,路三宝也经常到他的府上演出。

义和团爆发后,清廷内部对于是否剿灭义和团而产生了分歧。没想到,立山表态说:“义和团都是一些无赖,实在是不能依靠的。”

立山的表态让自己遭到了厄运,当时载漪等王公大臣都对立山记恨在心,趁机发难,所以立山没多久就被拉到闹市口问斩了。

立山出事之后,立山的亲戚故旧都害怕受到牵连,而不敢前去收尸。而路三宝虽然是一个戏子,却耿耿于怀,心里感觉自己必须要去收尸。

路三宝对刀马旦朱文英说:“立山公平时供给我们衣食,让我们有饭吃。现在他遭遇不白之冤,眼看着他横尸街头,我心中实在不忍。”

路三宝有情有义,朱文英也是颇有情义,他对路三宝说:“你说得很对,即使这样做会害了我们自己,我们也应该报答知 己。”

于是,这两人冒着极大的风险,穿戴上白色的衣冠,拉着棺材前往菜市口刑场,终于收敛了立山的尸体,然后寄存在某寺院中。

在当时,京剧演员虽然比较红,但是地位是比较低的。可是,地位这么低的路三宝等人却有情有义,真是令人感动啊。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品度娱乐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www.pindu88.com/article/123592.html

标签: 田桂凤
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