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正文内容

儿时任素汐(任素汐曾说我就是我独一无二的我好不好也就这样了)

知心小熊2022-09-27 16:13:56文章55

昏暗的灯影里,女人目光呆滞地站在镜子前,看着自己长满斑的脸。

忽然的,她长舒一口气,解开衣服,露出隆起的肚子,这一刻,女人的神情稍显松弛。

这是电视剧《亲爱的小孩》的第一幕,随着剧情的发展,它将观众引向了“女性生育”这一颇具争议的社会话题。

在“太过真实”与“贩卖焦虑”的风评下,不可否认的一点是,演员任素汐再次彰显了她精湛的演技。

她长得“不够好看”。样貌,和她的演技一样,总被人津津乐道。

曾有记者问她:“未来要怎么发展?”

任素汐说:“我不知道什么未来,我想靠着自己的经历,从未知到已知。”

在“看脸”的娱乐圈,任素汐能突出重围,除了演技好,与她始终坚定地做自己不无关系。

作家梭罗曾说:“一个人只有朝着他梦想指引的方向前进,努力去过他想要的生活,他才会成功。”

人生是场马拉松,每个人赛道不同,方向各异。

唯有跑出自己的节奏,我们才能步履稳健地,走进理想的生活。

不被别人的眼光束缚

任素汐的“出圈”,始于6年前上映的电影《驴得水》。

她在剧里,饰演风情万种的民国支教老师——张一曼。

其实,《驴得水》的故事并非横空出世,作为话剧,它已经在剧场里演了五年。

不少看过的观众说:“张一曼不应该找个美女演吗?为什么找任素汐呢?”

但任素汐丝毫没有被这种言论束缚,她沉下心来,深入对人物、对故事的感知,向大家证明了:美人在骨不在皮,女性的美,也可以从心里透出来。

有一场戏,堪称神来之笔。

张一曼一边剥蒜,一边唱歌,之后,她将蒜皮抛向空中,仰起头,很享受地说:“下雪了。”

这个被任素汐即兴创造的瞬间,将她与张一曼的美,永久定格。

还有一场戏,是张一曼打自己耳光。

从23岁演到28岁,在舞台上,任素汐打了自己几千个耳光。

疼痛,让她与张一曼的灵魂重叠,入戏太深的她,时常恍惚:“自己到底是谁?”

每次在谢幕后,她总是一个人躲去角落,心情久久不能平复。

《驴得水》剧照

演《驴得水》的这几年,任素汐可谓绝对的专注,她听不见那些关于她“丑”的诋毁,也看不见某些人戏谑嘲讽的眼神。

2016年电影上映,果然有人提出质疑:“这女的谁呀,后台一定很硬。”

对此,任素汐笑笑说:“不要因为我,不喜欢我们电影啊。”

两个月后,电影大火,任素汐也跟着火了,被赞为“演艺圈的清流”“ 小剧场女王”。

有人力挺她:“看完她的演出,我发现,漂亮,不是一个视觉性词语,而是一个感觉性词语。原来长得好看这种东西,是可以演出来的。”

然而,对于赞誉,任素汐仍是笑笑说:“喜欢我们的电影就好。”

她的人生哲学,恰似庄子的这句话:

举世誉之而不加劝,举世非之而不加沮,定乎内外之分,辩乎荣辱之境,斯已矣。

无论外界是诋毁还是赞美,活得通透的人,早已看淡荣辱是非。

贬也好,捧也罢,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专注做自己,而非活在别人的目光里。

不活在别人的期待中

火了之后,任素汐被贴上了“宝藏演员”的标签,备受期待。

可她却像消失了一样,迅速淡出公众视野。

不少朋友替她着急,劝她趁热打铁,借《驴得水》的东风上上综艺,多露露脸。

大家苦口婆心地劝“热度过去了,谁还记得你啊”,但任素汐依然故我。

不好的剧本直接毙掉,试戏不理想干脆不演,就连一场综艺,还是对方前前后后邀请了4次,她才勉强同意。

不久后,大家又发现任素汐唱歌不错,可以称得上“很有天赋”。

她唱的《驴得水》主题曲《我要你》,感动了不少人;《幻乐之城》里,一首《儿时》,还把 “歌后”王菲唱哭。

于是,又有人期待她当歌手,出新歌,进军音乐圈。

纷扰喧嚣之下,任素汐说:“我就想做个演员,把角色塑造好。”

她既不会为了满足别人,曲意迎合;也不会怕辜负谁,陷入内疚与自责。

如果没有这份清醒与自持,或许我们就看不到任素汐第二部巅峰之作——《无名之辈》。

2018年,电影《无名之辈》上映,仅仅6天,豆瓣评分从8.1涨到8.3,排片率从13%蹿至25.8%。

而任素汐饰演的马嘉旗,说是最出彩的一个,也不为过。

马嘉旗,高位截瘫,内心柔软又痛苦,外在却十分凶悍,一言不合就飙脏话。

时隔两年,任素汐从张一曼变身为马嘉旗,不同的人生故事,同样的精彩纷呈。

马嘉旗之后,任素汐有了更高的赞誉,她被称为“一个坐着都可以拿影后的女人。”

其实,这几年来,任素汐的荧幕作品屈指可数,除了这两部电影,再就是2020年参演了《我和我的祖国》。

作品不多,但拿的奖不少,“文荣奖”“华鼎奖”“金鹿奖” ……不一而足。

只是,无论外界的呼声多大,她始终眷恋着舞台,把更多的时间留给了话剧。

白岩松曾说:“一直按别人的期待去活着,就活不好自己的一生。”

想成为什么人,想要哪种生活,我们自己最清楚。

如果人云亦云,随波逐流,像个钟摆一样来回晃,我们永远到不了生活的彼岸。

余生,请活在自己的节奏里

在《我就是演员》中,任素汐曾搭档左小青,还原了一段电影《1942》的场景。

任素汐饰演一位苦难的母亲,在饥荒中喂孩子吃饭。

见小孩吃不下去,她上来就打,声嘶力竭地喊着:“张嘴!张嘴!你这孩子,张嘴!”

有人质疑,任素汐没有做母亲的经验,表现得太用力,缺乏母亲的那种细腻。

但任素汐立刻反驳说:“小时候,我妈就这样,我吃爆米花噎着了,我妈也是上来就打。”

任素汐不是娇生惯养长大的孩子,也是从小吃过苦头,经历过绝望的人。

1988年,出生在烟台的她,本有一个幸福的家。父母都是文艺工作者,日子安逸且充满欢乐。

然而,世事难料,任素汐读小学三年级时,父亲患病去世。

当时,为了给父亲看病,家里欠了不少钱,债主经常上门催债,吓得母女三人反锁着门,在漆黑的夜里,抱成一团。

后来,母亲改嫁,继父待任素汐姐妹十分苛刻,时常把好东西藏起来,零食藏坏了也不给任素汐吃一口。

17岁时,任素汐报考了中央戏剧学院,她背起行囊,一个人走入更加艰险的大千世界。

她没家世,没样貌,有的只是坚定的理想和一颗坚强的心。

任素汐说:“每个人都会受到不同的打压和伤害,我们能做的,就是把自己做得更好,抱怨没有意义,只有专注于当下才有意义。”

如今,已经闯出名堂的她,依然走在自己的节奏里。

她的生活很简单,任素汐用6个字概括——出门、上台、演戏。

不演戏的日子里,她很“宅”。喜欢窝在家里,睡懒觉、买菜做饭,打扫卫生,偶尔也健健身。

这就是任素汐,一个始终坚持做自己的普通人。

她让我想起了村上春树的一句话:

无论别人怎么看,我绝不打乱自己的节奏,喜欢的事自然可以坚持,不喜欢的怎么也长久不了。

我们左右不了命运,但却可以做自己的主人,走自己的路。

任素汐表演完《1942》后,导师徐峥不无感慨地说:“好演员的春天到了。”

其实,不仅仅是好演员,每一个坚守内心、步履坚定的人,都会走进他的春天。

生活是自己的,无须取悦任何人;世界在我们心中,也不必迎合别人的期待。

任素汐曾说:

我就是我,独一无二的我,好不好也就这样了,你不喜欢我,总有人喜欢我,有趣的灵魂才是我的武器。

愿你看清自己,历练出勇气,和任素汐一样,活出自己的一片风景。

与朋友们共勉。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品度娱乐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www.pindu88.com/article/123713.html

标签: 任素汐
分享给朋友:

“儿时任素汐(任素汐曾说我就是我独一无二的我好不好也就这样了)” 的相关文章

任素汐事件是真的吗(从一夜爆红到丑闻缠身影后任素汐都经历了什么)

任素汐事件是真的吗(从一夜爆红到丑闻缠身影后任素汐都经历了什么)

近期,话题度和讨论度双收的都市剧《我在他乡挺好的》成功收官。平心而论,该剧无论是成绩还是口碑皆得到了市场和观众较好的反馈,是部值得一看的都市话题剧。也是因为演员演技在线,剧情设置扎实,故而就算是撞上了阵容流量俱占了上风的《北辙南辕》,也并没有黯然失色。反而因为...

女演员任素汐(一夜成名的任素汐是演艺圈内出了名的驴脸影后)

女演员任素汐(一夜成名的任素汐是演艺圈内出了名的驴脸影后)

电视剧《亲爱的小孩》圆满收官,但观众对这部剧的热议并没有停止,除了剧情之外,女主角任素汐也成为大家讨论的对象。一夜成名的任素汐是演艺圈内出了名的“驴脸影后”,演技备受称赞,但她身上也有很多绯闻,从一夜成名到“绯闻不断”,任素汐到底经历了什么?任素汐是个地地道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