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正文内容

演员周旋介绍(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金嗓子生不逢时)

知心小熊2022-09-28 09:18:44文章87

所谓人生之路,荆棘满地,坎坷总是埋伏在人们无法预知的角落里,等待那个不幸的人经过。

有的人在历经磨难之后,终于在黑暗的巷口中找到一丝光明,而有的人则在黑暗中堕入无底的深渊。

一个从幼年都被当作“商品”自由买卖的人,注定了她这一生要么厚积薄发,要么人琴俱亡。

周旋,便是这样一位集苦难和荣耀于一身的民国女明星,她天生丽质,声如莺啼。

末了却始终走不出那情感纠缠的牢,大抵是幼年的不幸遭遇,致使周旋始终对生活缺少一份安全感。

抑或,常年累积的脆弱和依赖,致使她无法看清男人的本质,以至于频繁落入渣男之手,最终英年早逝。

女明星周旋

可如此耀眼的民国女明星,究竟有着怎样的童年,和不幸的情感经历呢?

那是1923年,正逢中国社会变革的高潮时期,有志青年,都在风风火火地搞革命。

而贫苦堕落的瘾君子们,还在四处寻找“敛财”的机会,只为满足自己的一时之需。

可怜的周旋,只有3岁,便被她那个“嗜毒成瘾”的舅舅,当作筹码,卖给了外县的王姓人家。

彼时周旋的父母,发了疯似的到处寻找,可在那个通信闭塞,又视“流离失所”为家常便饭的年代,根本无计可施。

从此周旋便更名改姓,随了王家生活,周旋虽然年幼,可她深知那并不是自己的原生家庭。

于是,恐惧的种子,便悄悄地扎根在她幼小的心灵里,直到几年之后,她才逐渐适应了新的身份和新的姓名。

原本周旋以为王家可以成为其永远的依靠之时,王家的爸妈,却突然离婚了。

他们谁都不愿带着周旋重新组建家庭,于是又把这个可怜的孩子,送到了上海,给了一户周姓的人家。

那年周旋8岁,却已经饱尝了社会的艰辛,她虽然安稳地生活在周家,可日子却过得异常心酸。

周母为了补贴家用,在富贵人家里当保姆,周父与她的亲舅舅一样,整日里烟不离口。

正在读小学的周旋,衣衫褴褛,食不果腹,时不时还要忌惮周父的拳脚相加。

周旋小小年纪,就已经饱尝了人世间的风霜,如此未果,周父为了抽食大烟。

还要将8岁的周旋,卖到窑子里当妓女,完全不在乎她只是个8岁的孩子。

在这个家庭里,除了周母,没有一个人拿她当人看,尽管她长相甜美,声音清脆。

在周妈的眼里,她是个可塑之材,可在周父的眼睛里,她只能“卖”个好价钱。

平日里,唯一能够让周旋,舒展眉头的就只有一件事,那便是唱歌。

她时常站在商店的门口,和大户人家的窗户底下,聆听着留声机里传出的美妙音符。

她天资聪慧,学习能力强,许多小曲儿,只要听过一两遍,她便能彻头彻尾地模仿出来。

更令人感到惊叹的是,她天生自带节奏感,对唱歌和表演,又有着极高的敏锐度。

如此一来,她便在学校里出了名,只要是校方举办的各种演出,她都能成为舞台上,最耀眼的光。

基于此,周旋便得到了各大影视公司和歌舞团的青睐,他们认为周旋年纪小,长得美,声音甜。

假以时日栽培,一定会成为家喻户晓的明星,因此,周旋便顺利签约了“明月歌舞团”。

于此,属于她的演艺之路正式开启,也标志着她的人生进入了新的阶段,也预示着一些未知的荣耀与磨难。

而周旋真正意义上,开始走进人们的视野,是在1931年的歌舞剧《野玫瑰》的舞台上。

当她真正打开属于自己的市场,拥有自己的粉丝团体之时,已经是3年之后的光景。

那时周旋14岁,正值青春年华的最好时期,论身材,论样貌,论歌唱能力,都不亚于其他明星前辈。

如此一来,周旋便在上海彻底扎了根,她的演艺之路愈发繁忙,她的交际圈也越来越宽广。

在打开了音乐市场的知名度之后,周旋又在1936年,转战到影视行业,尝试做一名演员。

歌舞剧时期的周旋

也正是在影视行业的摸爬滚打之中,周旋的人生,又开启了另一个全新的阶段,那便是情感与婚姻。

周旋的初恋始于1936年,男方是她歌唱事业的领路人,著名音乐工作者严华。

二人相差八岁,刚结婚的时候,周旋只有16岁,正是演艺之路的上升时期。

起初二人在彼此的工作事业上,相互扶持,相互支撑,你为我铺路搭桥,我为你作词谱曲。

二人的结合可谓天作之合,可越是完美的事物,总是蕴含着被“破坏”的风险。

自从周旋加入了国华影视公司,认了柳中浩为干爹之后,他们的婚姻生活就开始逐渐出现裂痕。

由于周旋正值当红之际,干爹柳中浩一门心思,想要借助她的名号,多拍电影,多赚钞票。

因此,不仅剥夺了她休息的时间,就连她身怀六甲,还要被迫外出交际。

如此未果,还勒令周旋,在一周之内拍完两部电影,并且前往电台参加新曲的演唱。

几经操劳之下,周旋病倒了,孩子也没了,可干爹柳中浩丝毫没有收手之意。

他巴不得周旋甩掉“包袱”,无牵无挂地成为其赚钱的工具,因此他开始处心积虑地策划一场舆论的“阴谋”。

长久以来,因为周旋亡命的工作,和失去孩子的痛苦,一直夹杂在她与丈夫之间。

争吵和“冷战”,已经成为夫妻二人的家常便饭,对于这个年长自己8岁的丈夫。

周旋付出了所有的情感和依赖,不管他们如何争吵,周旋始终没有产生过离婚的念头。

直到干爹柳中浩亲自操纵了一则绯闻,愣是在二人之间本就不和谐的关系上,又浇上一层油。

那是1941年,国华影视公司,准备拍摄一部名叫《夜深沉》的电影,女主拟定为周旋。

原本公司已经内定了男演员,可在对外的消息却宣称,该剧将由周旋,“亲自”挑选心仪的男演员配合演出。

消息一出,顿时引起各大报纸的争相报道,所到之处,遍及大街小巷,咖啡酒馆,无不有人讨论此事。

因此这则舆论,自然也就传到了周旋的丈夫严华的耳朵里,他虽然理解演员的职业。

可是对于这样的噱头,心里却十分不是滋味,果不其然,二人一回家,就争吵个没完。

周旋认为,自己整日忙碌不堪,身心俱疲不说,回到家丈夫还要因为那些流言蜚语与自己争吵。

而严华则认为,周旋的眼中除了工作,再无其他的人和事,除此之外,还不停地与男明星炒作绯闻。

一番争吵下来,周旋只好收拾行李,找个旅馆小住几日,以缓解疲惫不堪的心情。

原本周旋只是想要出门静一静,没承想干爹柳中浩又借此机会大作“文章”。

待周旋第二天从宾馆醒来之时,才发现报纸上到处都是“寻找周旋”,和“周旋携巨款抛弃丈夫”的不实消息。

当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当严华找到周旋,与其争执不下之时,周旋却突然选择了沉默。

有道是:“不在沉默中爆发,便在沉默中灭亡”,周旋再也不想与丈夫有任何争论。

只在夜幕降临之时,服下毒药,用整个生命,向这个不曾善待过她的世界,做最后的“反抗”。

想来人这一生,都是带着“任务”来到人间的,或报恩,或还债,在没有完成使命之前,也不会有死的权利。

因此,周旋又侥幸逃过一劫,只是她再也感受不到,任何活着的意义。

1941年7月23号,周旋拖着疲惫的身体,带着一颗破碎的心,与严华办完了离婚手续,至此相忘于江湖。

严华是周旋这辈子用尽全力,爱过的第一个男人,也是唯一一个与她走进婚姻殿堂的人。

在与严华离婚之后的几年,周旋除了没日没夜地工作转移注意力之外,再也没有爱上过任何人。

直到在一次交际酒会上,周旋遇到了一个绸布商人朱怀德,因此才撩起了她多年未曾悸动过的心。

朱怀德对女性是一个“口吐莲花”,“举止绅士”的文雅之人,当他面对如此迷人的上海红星周旋之时。

便开始表现出,作为商人的职业本能,“巧言令色,温柔体贴”和“无孔不入”的细致,都是朱怀德的“杀手锏”。

周旋与严华

而周旋对于朱怀德的花言巧语也甚是受用,与此同时,还被他“见多识广”的知识面,深深地吸引着。

如此一来,二人便展开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周旋十分敞亮,从不忌讳向众人公开新的恋情。

而朱怀德也借助,周旋的“阔绰”,到处招蜂引蝶,吸纳商业伙伴,为自己的将来铺路。

作为一名“商业老油条”,朱怀德在打理资产,和投资做生意这一块甚有头脑。

而周旋为人单纯善良,对朱怀德也没有丝毫的戒备,就将财产一并交由他打理。

与严华不同的是,朱怀德似乎,从来没有因为她的职业,而对她有过任何抱怨。

也没有因为她常年与男演员搭戏,和频繁地参与酒会,而对她有过任何不满。

某种程度上来说,周旋打心眼里,认定了朱怀德的为人,也特别喜欢两个人的相处状态。

直到有一日,周旋将其怀孕的消息告知朱怀德,而朱怀德突如其来的“变脸”,也给了周旋一记重拳。

“这孩子到底是谁的还不一定,验了血再说”,朱怀德说罢,周旋只觉得五雷轰顶,脑子一片空白。

待其缓过神来细想才觉悟,其实朱怀德和大多数男人都一样,只是贪慕她的名气和财产,压根没想跟她白头到老。

如此,周旋便再一次陷入了情感的漩涡里,只是这一次她选择生下孩子,并郑重地向外界宣告与朱怀德分手。

原本以为,时隔一年,朱怀德的影响力已经削弱,没成想他的那句“验血”,始终拉扯着周旋的神经。

以至于在拍戏的期间,恰逢“抽血,化验”的桥段,周旋入戏过深,导致精神分裂,不得不住院“疗伤”。

此后,精神分裂症一直刺激着周旋的神经,她时而正常,时而癫狂,时而欢声笑语,时而痛哭流泪。

尽管如此,她天生单纯的秉性,却一直指引着她,不停地寻找“真爱”,也在寻爱的过程中,反复受伤。

精神分裂后的周旋

那是1951年,周旋拍摄完生命中最后一部电影《和平鸽》之后,便被送进了精神病院。

在医院里,周旋结识了一位画家护工唐棣,而作为周旋生命当中最具争议性的伴侣。

唐棣与周旋之间的感情,似乎从开始之时便意味着“结束”,且不说他有着国民党成员的“前科”。

就连她与周旋之间发生关系之时,也正处于周旋精神最不稳定的时期。

除此之外,坊间还一直流传着,唐棣与早前离婚的妻子,暧昧不清,时有脚踏两只船之意。

因此,在其二人交往期间,周母十分反感唐棣“阴魂不散”地出现在女儿身边。

加之女儿神智时而清晰,时而混乱,周母恐怕女儿上了贼船而不自知。

直到1952年,周旋再一次怀孕,而唐棣似乎也得到了迎娶周旋的机会。

可没成想,在其二人即将完婚的前几日,唐棣却被岳母的一纸状书,告上了静安区人民法院。

理由是,唐棣涉嫌侵害与诱骗精神失常的女明星周旋,并致使其怀孕。

如此,大明星原本平静的生活,又因为失败的情感,进而席卷了各大报纸的头条版面。

经此一闹,二人不仅取消了婚约,唐棣还被警方逮捕,并判处三年有期徒刑。

尽管周旋不愿意相信自己的“渣男”体质,可她还是在这一次的情感当中,受到了巨大的创伤。

她腹中之子,再一次成为了没有父亲的孩子,而一年前生下的长子,至今连“血统”都遭人质疑。

在如此层层叠加的情感阴影之下,周旋再一次被送进了精神病院,并开始接受长期治疗。

在此期间,周旋没有了往日神采奕奕的姿态,在激素药物的刺激下,变得愈发臃肿起来。

常年的药物刺激,虽然模糊了她对情感创伤的那部分认知,可也摧毁了她继续寻找爱人的能力。

至此,除了两个未成年的孩子之外,周旋的潜意识里再也没有任何人,能够激起她的情绪波动。

时至1957年,经过多年的药物治疗,精神状态已经有明显改善的周旋,迫不及待地想要出院,见见两个儿子。

可当她郑重其事地向外界媒体宣布,她即将重新返回影视行业之时,却又突发急性脑炎,再一次被送回了医院。

原本经过一周的抢救治疗,周旋的脑炎已经出现好转。可不幸的是在20天之后,脑炎又不幸复发。

最终在医院竭尽全力之余,也未能将周旋从死神的手中挽回,如此只能宣告死亡,那年她只有37岁。

当真是,世道有数,造化弄人,仿佛也应了那句老话:“麻绳专挑细处断,噩运只找苦命人”。

周旋之子周民

想来周旋这一生,历经波折与苦难,最终在事业上得到短暂的慰藉。

没成想,末了又屡遭渣男的欺诈,最终沦落到英年早逝的结局,着实令人遗憾。

有道是“万般皆有命,半点不由人”,只盼若有来世,周旋能投得好人家,受人怜爱,一生幸福。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品度娱乐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www.pindu88.com/article/123784.html

标签: 周旋
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