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正文内容

演员杨蓉是黄文秀改变了我(《大山的女儿》像是一个脱胎换骨的过程)

半岛荼靡花2022-09-28 14:44:57文章73

饰演《大山的女儿》黄文秀一角,对演员杨蓉而言,像是一个“脱胎换骨”的过程。

剧组筹备时制片人找到杨蓉,杨蓉有些畏难,虽然她也想突破过去古装角色带给她的桎梏,但她没有演过类似题材,“黄文秀有视频,她有经历,她有同事,她真实存在过,又是英雄人物,怎么能演得真,演得像,让大家产生共鸣?难。”

黄文秀,来自广西的贫困家庭,一路靠资助读书读到研究生,毕业后,她放弃了国家电网的机会,毅然选择从北京回到家乡。2017年,她成为了广西百坭村第一书记,短短一年时间,白坭村103个贫困户脱贫88户。2019年6月17日凌晨,黄文秀从百色返回乐业途中遭遇山洪因公殉职,年仅30岁 。

在看到剧本前,杨蓉只在新闻里看过黄文秀的事迹。到演完,杨蓉已经被黄文秀深深打动,她跟着播出看剧,自诩泪点不高,却第一次看自己演的戏看哭,甚至看预告片都忍不住想哭。

采访中聊到最后文秀被山洪吞没的戏份,杨蓉还是忍不住哽咽,“不在于我演得有多好,而真的是文秀的事太让人感动。”她甚至想过去山里,去第一线,看看能帮那里的人们再做些什么。

开拍前,杨蓉最大的担心是“演得假大空”。黄文秀从大山里走出来,考去了北京,有朋友有同学,有光明的未来,但她选择回到自己成长的那个贫困的村子。杨蓉也是地方小镇出来的,她扪心自问,自己做不到。

“我一直在问我自己,文秀为什么要回去?我从一个西南小镇到昆明去念书,从昆明再到上海,从上海再到北京,我真的没有想过说我要回去。她为什么回去,这是一个核心点。让大家信服这个人物,首先你就要把她是怎么想的展现好,她是一个实实在在的人,她有没有过挣扎,最后她又是怎么样下决心去做出这个决定的?我自己要搞懂,完全吃透,再通过创作表演,通过导演的镜头,让观众去真的感受到这个女孩做出这个决定合情合理。”

《大山的女儿》剧照

不仅杨蓉担心,导演雷献禾之前也只看过杨蓉古装戏份,不确定她是否合适这个角色。双方带着忐忑见面。杨蓉回忆,她和导演聊了几个小时,对剧本和人物沟通非常透彻,“那时候《山海情》在热播,我就跟他讲,我们的表演方向应该是往那个方向去靠。他一听很对路。最后在大的美学范畴,文秀应该是什么状态,表演的风格什么样,在认知层面最终达成了一致。”

在看完剧本之后,以及看过更详细的资料后,杨蓉对演好黄文秀多了一层信心,“文秀是个实干型的人,她真的是干了很多的事儿,剧本提供了一个非常扎实的基础。”

“她在我心目当中真的是活了”

决定接下这个剧本后,杨蓉紧锣密鼓开始为这个难上加难的角色做准备。

导演告诉杨蓉,方言进入影视剧的不多,所以这次想带一点方言,需要她在剧里讲广西话。但杨蓉也有些犯难,“导演是东北人,对南方没有那么了解,他觉得南方说话都差不多,云南话跟广西话很像,其实一点都不像……等于我要在很短的时间学一个语言,我也几乎没有演方言戏的经验,如果刻意拗口音,会让这个人物的真实性在观众心目中大打折扣。”

当真正去学之后,杨蓉更头疼了,广西是多民族省份,哪怕是挨很近的两个村子,语言也可能完全不同,“我跟一个语言老师说,您这句话是怎么念的?我问另外一个老师,他完全说的是不一样的。”一番折腾,结合自己的人生体验,杨蓉跟导演建议,文秀说广西普通话比较合适,“她毕竟上过大学,在外面也待了很多年,语言其实也是有一个变化的。”最终,杨蓉抓大放小,“比如说二,它念饿,比如说绝对不会有儿化音出来。”更重要的是,她要求自己在剧组期间哪怕私下交流,也一定要讲广西普通话,把那样讲话变成下意识,语言才不会成为表演的障碍。讲到最后,以至于演蒙昌龙的演员李昌峰问杨蓉,“你会讲普通话吗?”

过了语言关,杨蓉开始真正靠近黄文秀,把剧组所有能找到的有关文秀的东西,文字、视频、音频都反复观看。更关键的是真正去黄文秀生活工作的地方去。杨蓉回忆,她去了当地后,她和文秀的爸爸、那些她帮助过的村民、砂糖橘区的人、跟文秀一起工作的书记们……都聊过天,每次走访前,她都提前把疑问或者想知道的部分写下来。黄文秀一点一点在杨蓉心里活起来。

“我跟她爸爸聊天的时候,很多回答不是一个普通父亲会给予的,我从她爸爸身上感受到,文秀会是这样一个女孩子,跟她的家庭教育是分不开的。那个时候还上过好几次热搜,黄爸爸说关于金钱的诠释,在我见到他之前,我印象就很深刻。黄爸爸也许没有接受过太高的教育,但是本身的格局,对贫苦人民的关爱,对国家对人民的使命感,都很有高度。从小在他的教育环境底下成长,才会有文秀后来的选择。”

杨蓉回忆,印象最深的就是当她踏进黄文秀住过的宿舍,现在那里做成了类似纪念馆,用过的所有东西都保持原样,“当你一走进去,看见梳妆台上放着的化妆品、洗发水,角落里放着她给孩子们买的羽毛球,鞋子、雨伞,她在我心目当中一下子就活了。”

再回头去看此前“为什么黄文秀要回到广西的问题”,杨蓉已经不觉得是个问题了,“她进入大学后积极入党,她对贫苦人民关爱,是因为她自己就是那样的家里出来的,她知道感恩。第二,她的家庭从来都是备受照顾的,她希望将来有一天,她跟爸爸说我回去就是公务员了,这是一个非常光荣的事情,甚至让她觉得,我有能力去照顾别人帮助别人了。”

在剧中,有一段黄文秀刚进百坭村的戏,她从车上下来,刘奕君饰演的村支书带着其他村干部来迎接,而她说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打扫一下村支部的小广场,显然破坏了迎接氛围,村支书显得很不悦,但此时黄文秀还是坚持要先扫地,并带头拿起了扫帚。等刚坐下来开会,她又言辞严肃地对正在点烟的村支书说,以后要室内禁烟。因为村干部大多是男性,为了表达反抗和不服,纷纷借口出去抽烟。但黄文秀依然没有妥协,坚持室内禁烟,宁愿自己搬个凳子出去和大家一起开会。

这是进组开机第一天拍的戏,当时她还觉得,是不是做人这么“各色”不太好,“村民们都站在一边,他们特别和谐,我真的感觉我自己那一分钟即便作为扮演者,也有点格格不入。”她一边演,一边和导演商量,文秀需要这么坚持吗?导演坚持就得这么做,文秀就是这样的,情绪确实尴尬,那就让尴尬的情绪尴尬在那里,很真实,“禁烟的那一段,有点生硬,不像文秀后来处理所有的事情,她会用一个非常柔和又有利的方法去解决。但是另外一方面,我又觉得说文秀刚到这样的地方,她也是要有一个成长变化。”

杨蓉觉得,这个片段确实很好地体现了黄文秀的性格,还有她与众不同让人敬重之处,“她是一个很平凡的女孩,从条件不是很好的家庭走出来,但是她身上又有非常不平凡的特质,善良又很聪明,遇到问题能够很机智地想办法去解决。遇到困难,可能有的时候我们就说算了,那就这样,她不会,她很坚定,她骨子里有很坚毅的一个东西在支撑着她。”

《大山的女儿》剧照

“文秀干过的事我都干过了,我都体验了一遍”

提到拍摄过程,杨蓉感慨颇深,“我种了芒果,种了琵琶,中了砂糖橘,修了路,修板凳,种烟,锄地。文秀干过的事我都干过了,我都体验了一遍,当然我也就是走马观花这么过了一遍,但就是一遍已经真的觉得不容易,这些事情都很难。”

虽然经过文秀的努力,百坭村目前已经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盖幼儿园,也修了路,生活状况得到了很大改善,但在拍摄深入到山里时,杨蓉还是感受到了真正的贫困,也为拍摄带来了困难。

“我们在那拍拍戏,就跟村民借屋子,村民也很开心,说因为演文秀的事情他们也很开心,就把家里就借给我们,后来我们用他们的水,可能道具。有一个村民就说不让拍了,不让拍的原因是因为我们把他们的水用了,他们的水都不是自来水,都还要去打水,最后剧组一听,赶紧帮他们去拎了很多水来。”

杨蓉回忆,拍村委会的戏很费劲,村委会离镇上酒店大概开车要一个多小时,每天都是往返两个小时车程,路是极其危险的,两个车没有办法会车的,一面是山,另外一面就是悬崖。晚上在山上露水也很大,而且雾重,能见度极低,“每天晚上收工的时候,大家都是排好的车,把靠山崖那边的路全部用小旗子揽起来,让大家有一个标识。”

拍摄过程中,杨蓉一边演,一边感受到,黄文秀对这个村有多重要。在观众眼里,她是个演员,黄文秀是普通人,但在村民眼里,黄文秀才是最重要的人,“有村民知道是我们在拍,他们不知道谁在演,就开两三个小时的车,专门到拍摄现场来看一看,是谁演文秀?想看看我饰演的文秀像不像。”剧组请当地的村民做群演,杨蓉一戴眼镜,穿上写着“第一书记黄文秀”的马甲,做群演的村民们就自然而然喊她“黄书记”,“ 不是导演要求他们这样子的,他们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实拍了,反正我们在走戏的时候,他们就非常主动非常热情,那个东西是演不出来的,还让我去他们家吃饭。”

拍摄到中间,杨蓉渐入佳境,“当我真正一点一点去进入角色的时候,看见谁在拎水,我是一种本能,我就会去帮他,看见谁要绑着腿或者是受伤了,我一定就会去扶。所有的东西我不需要去过脑子,或者是说我要不要有所谓的表演,没有的,完全都是下意识的东西。”

开机前,导演曾请了十几个书记来和杨蓉交流,说说每天的工作是什么,到后来,杨蓉已经和这十多位书记很有交情了,“我真的很愿意到这样的山村里面去看看自己能帮助大家做些什么。”

不去故意伟大,不故意煽情

即便如此,但杨蓉依然有需要琢磨的地方,比如这种英雄式人物,在以前,可能演一个英雄就体现伟大、无私,但杨蓉不想这样,文秀是个30岁的年轻女孩,她希望观众能看到一个真实的,活生生的文秀,“我爱文秀,我不希望我演的文秀让大家共鸣不了。”

有几场戏,为了让文秀更真实,她做了改动。比如有一场是黄文秀刚刚得知爸爸得了肝癌,要回家,回家路上,她又接到村里的电话,需要她回去处理工作,原本剧本里文秀立刻掉头回去了,但杨蓉觉得这样太不正常了,“我想这里有一些情绪,会有一种我没有办法跟别人讲我爸爸得癌症了,但她又着急,别人还说不行你赶紧回来。她就有一些发脾气,你们能不能等别人来解决吗?这个事情那么着急吗?但是当说完之后,冷静下来,委屈宣泄之后,她还是跟支书说,掉头回村。我觉得这是文秀,这是一个正常女孩子会有的反应。”

另一场也是和父亲相关。黄文秀父亲刚做完手术,她冲进病房,后来领导去看望,她送领导出去,领导提出暂时让她留下来照顾爸爸,相当于换岗位,让别人先顶替。剧本里写的是,“文秀不假思索说不用。”杨蓉坦言,如果自己是文秀,一定会犹豫的,“那是爸爸啊,爸爸刚刚做完手术躺在病床,我觉得我走不了,一定是会有挣扎的。因为我想这个事情发生在我身上,我一定做不到直接说工作重要,这真的有点假。”后来导演按照杨蓉说的拍了一遍现场粗剪,粗剪后导演肯定了杨蓉的判断是对的。“导演拍现实主义的题材很有经验,我又是一个完全没有演过的人,其实我们是在一个碰撞当中创作的。”杨蓉说道。

她强调自己最喜欢这部剧的地方,也就是不故意去伟大化文秀,不故意煽情,“很多英雄人物的影视作品都忍不住故意去煽情,故意去怎么放慢节奏,让大家觉得感动,但是生活当中,你在我边上而我很难过,我的第一反应是我要忍住,我不想在你面前哭,这才是一个正常的情感逻辑,但是往往我们在演戏的时候,就是要让你看到我在难过,生怕你看不到。这其实是有悖于情感逻辑的,情感逻辑好的演员,就是可以去演克制,不想让你看到,但是又压制不住,那才是动人的。所以整部剧我没有让自己去演我难过。”

而全剧最重要的戏,当属文秀最后被山洪吞没。杨蓉回忆,虽然不想故意煽情,但这场戏她哭得拍不下去。作为演员,她要感受车外糟糕的自然环境,水都快淹到车里了,前面一片漆黑,而她也知道,剧本里和现实中都写着,文秀这一走,就再没回来了。

“我坐在车里,最后我们决定,文秀毅然决然想前往村里的方向走,所以就慢慢走,就消失了,我就一边演一边难过,越演越难过,最后真的控制不住,很复杂的情绪,已经崩溃了,已经不是戏里该有的样子了。导演也有点愣,他也不知道该喊停还是怎么样,我在哭,摄影师在后座一边拍也一边哭,后来缓了很久才又开始拍的。”说到此,杨蓉又有些哽咽。她觉得更加遗憾的是,当初她在拜访黄文秀父亲时,还说过这部剧将来可以在电视里看到,更多人会知道文秀,可惜黄文秀父亲没来得及看到也走了,“这是在我心目当中对这个作品最大的一个遗憾。”

《大山的女儿》剧照

文秀改变了我

演黄文秀的过程对杨蓉来说非常重要,不仅仅因为她突破角色舒适圈,演了一次有挑战性的角色,更是黄文秀本人对她的影响巨大,“让我重新开始审视自己的职业。”

杨蓉觉得,黄文秀在大家先入为主不想和她交流的情况下开展了工作,这对她很有启发,“我没有她那么坚定,她奉献了,付出了,她还得不到大家的认可,甚至于别人还误会她,如果我以前碰到这个情况,我会觉得那算了,我问心无愧就好了,我就不做这个事情了。但是文秀没有,我觉得还是有一个信念信仰的支撑,她人生的态度是你真的尽力了吗?你要不要再试试?作为演员,在我的职业里学了那么多年,做了那么多年,我还能怎么样做?我能怎么发光发热,去影响别人,去帮助别人?”

杨蓉是从小地方出来的,到了昆明学跳舞,最初想做演员的初衷是穿好看的衣服,古装饰品也漂亮,学到14岁,考进了谢晋恒通明星学校,杨蓉回忆,当时谢晋导演问她,为什么从那么远的地方来?其他人都说为艺术奉献,杨蓉的回答就是:“想当明星。”等真正进了学校,谢晋请了许多老一辈艺术家给学生讲课,老师们都在说,“学演戏先学做人。”在14岁的杨蓉心中,这和她考这里的初衷,穿漂亮衣服的想法,完全没有关系。但这段学习经历重塑了杨蓉对演员的概念、价值和要走的道路,“我很感恩老一辈的这些老师。”

进了演艺圈后,有一段时间,杨蓉一直在演古装,一直在演古装里的反派,她突然厌倦了。

“我不想干这个事了,当我不停地在拍的那段时间,肯定是因为你某一些类型的作品播出有效果,大家觉得你的表现还不错,再找到你,找到你基本上也都是同类型的戏,同类型的角色,你根本没有办法去做大的突破。而且有的时候人是有惰性的,表演有惯性,差不多的人物、差不多的台词,你突破什么呢?我只能说,根据大的故事不同或者人物的某一些小的细节的不同去找一些变化,但是极其细微。”

她尝试放慢节奏,不再接那么多戏。当然,这种行为在娱乐圈这样的名利场,有利有弊。团队觉得杨蓉不应该这样,因为市场很残酷,你一旦停下,没有作品,慢慢就退出了观众,甚至是制片人的视线,再想回来,难如登天。但是杨蓉依然还是坚持要按下暂停键。“我觉得我沉淀了很多对自己表演的想法,对演员生涯的很多反思,我非常明确我想走一条什么样的路。”

更喜欢40岁的自己

总有人说,杨蓉的事业差一部爆剧的火候。

“我被动着走过了20多年的演艺生涯,到今天为止依然在被动,只是你能演的角色在发生着变化。”杨蓉说,“我们特别努力创作一部剧,可能播出来观众不会觉得怎么样,就过去了,然后某一部剧大家觉得好吧,其实就那样也就拍完了,只是刚好天时地利人和,这部剧爆了。这样的事情很多,你是无法去控制的,别说演员,制片人和平台有时都没有办法去预知,所以只能说把角色做到最好,不留遗憾可以了。”

杨蓉15岁就开始演戏,出道很早,她看着周围很多人从默默无闻到爆红,又到沉寂,再到爆红。“我看了太多,站在高点的想继续站,担心被超越,在下面的人又想上去,人是永远贪心的,但没有一个人可以永远站在制高点。想那么多干嘛呢?在我看来,没有意义了。”

但不管爆不爆,杨蓉一直坚持对表演的学习思考。“我们刚毕业的时候更多接触到的是港台剧,表演的模式就是一个,比如说要表现我难过,化妆师给你滴两滴眼药水,导演慢慢镜头一摇一晃,再吹点风,你就很唯美。”她逐渐觉得这样不好,“如果那种状态戏演多了,咋咋呼呼夸张的表演演多了,在你身上会留下很多不好的印记,这是一个很可怕的事情。”她提到,这两年流行现实主义题材,实际上是对演员提高了要求,“架空的东西创作起来相对容易,但现实题材是否能够演到让大家觉得好亲切是不容易的。”

《少年天子》时期的杨蓉

但杨蓉认为,真正好的表演没有过时一说,“当年我拍《少年天子》的时候,当时郝蕾的表演,我觉得她很棒,到今天我再回过头去看,我还是觉得她很棒,好的表演是永远不会过时的。像李雪健老师,他早年间的电影,今天我反过头去看还是很棒。”

她自己喜欢通过看纪录片的方式观察和揣摩情感,“纪录片里面的东西都是真实的,喜怒哀乐都是真实的。”比如她在看黄文秀的视频时发现,她总是两条腿岔开站,有一点驼背,在拍摄时她就注意要保持这样的体态,而不是为了美挺胸挺背。

上个月,杨蓉刚刚过了自己41岁的生日。对于女演员而言,年龄是一个敏感词,不仅是状态,还有精力体力上的差别,杨蓉对此深有体会。

“40岁的时候,明显觉得体能是比之前要差很多的,包括我身体的代谢,有的时候你会很容易肿,或者很容易发胖,真的这都是不可避免的一些问题。我需要保持一个比较好的状态,要去做更多的锻炼,你身体可能不能再像年轻的时候24小时连轴拍,选择工作的时候,可能我就会觉得更加谨慎,我想把精力放在更有意义的地方,我不想去浪费。”

但杨蓉觉得,相比30岁,她更喜欢40岁的自己。

“30岁我签到当时的于正工作室,每个阶段都会觉得我现在很成熟,我很明白自己要什么,但其实我又没有那么奋进。所以我觉得我会更喜欢40岁的自己,觉得自己更通透了。比如说在现场我有时候想坚持自己的,但是我又怕伤害到别人,可能别人会觉得杨蓉好固执,其实反而不好。现在遇到了问题,我讲我的他讲他的,如果你能说服得了我,完全听你的,如果我也说服不了你,没关系,我们也不要去争论那么多,最后我们剪辑台上看,我觉得自己更加自如一些。我也对自己的判断有更准确的判断,活得冷暖自知,能更自在地去跟这个世界共处。”

作为更自如的自己,杨蓉给年轻的女孩推荐纪录片《大法官金斯伯格》,“我觉得女孩子都应该看一看,什么事情都不要去绝对化,不要说女性应该怎么样,不应该怎么样,她在自己学业最紧张的时候,也没有放弃家庭,丈夫当时患了癌症,她有孩子要照顾,但是学业依然很优秀。不要说女性只能当家庭主妇,或者现代女性只能是、必须做事业女性,都不要绝对。”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品度娱乐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www.pindu88.com/article/123922.html

标签: 杨蓉
分享给朋友:

“演员杨蓉是黄文秀改变了我(《大山的女儿》像是一个脱胎换骨的过程)” 的相关文章

杨蓉结婚了吗(杨蓉晒性感照庆生和杨幂赵丽颖一样曾被于正力捧)

杨蓉结婚了吗(杨蓉晒性感照庆生和杨幂赵丽颖一样曾被于正力捧)

以前大家以为女性,好像都特别回避曝光真实年龄,就像暴露体重一样。这种掩耳盗铃的心态,是不能正视时间和岁月的流失,以及在身上留下的痕迹,眷恋青春。特别是娱乐圈的女星,更是如此,即使生日也经常炒作沸沸扬扬,也不喜欢被提及年龄。不过,现在大家的心态越来越开放了,这一...

杨蓉经纪公司声明(杨蓉在家中被偷拍视频严重侵犯其个人隐私对其生活造成极大困扰)

杨蓉经纪公司声明(杨蓉在家中被偷拍视频严重侵犯其个人隐私对其生活造成极大困扰)

杨蓉经纪公司声明3月4日,有八卦媒体偷拍杨蓉居家和男士共进晚餐的视频,据悉,杨蓉在家和该男子一起吃饭,之后该男子饭后跑到别的地方抽烟,而杨蓉就负责收拾桌子和碗筷,非常贤惠,像极了贤妻。而此前该男士多次被拍到和杨蓉同框的照片,杨蓉每次回家他都会去机场接杨蓉,但两...

杨蓉恋情曝光和神秘男子疑似同居(在一起不是第一次被拍想必他应该是圈外男友了)

杨蓉恋情曝光和神秘男子疑似同居(在一起不是第一次被拍想必他应该是圈外男友了)

“态浓意远淑且真,肌理细腻骨肉匀 ”。“俏丽若三春之桃,清素若九秋之菊”。怡燃对杨蓉最开始的印象是喜欢,可能是因为杨蓉演技太好了,长得漂亮,眼前的女人都是有心计的坏女人,慢慢地我就开始不喜欢了,之后又喜欢了,就是又爱又恨的感觉,不过说句实话,很多粉丝都觉得杨蓉...

有种友谊叫杨蓉朱一龙(连续八年为朱一龙送生日祝福堪称双向奔赴神仙友谊天花板)

有种友谊叫杨蓉朱一龙(连续八年为朱一龙送生日祝福堪称双向奔赴神仙友谊天花板)

人们总是对难能可贵的东西尤为偏爱,比如可遇不可求的爱情,比如一段关系健康和对方共同成长的友谊。而这种纯粹的友情,在娱乐圈更是可遇不可求。多得是相识于微末,却因为各种原因渐渐疏远的友情,比如杨幂的刘诗诗。同性之间的友谊尚且如此,那么异性之间纯粹的友谊就更为难得。...

杨蓉近照曝光依旧甜美清纯(今天我们就来揭秘一下杨蓉的感情史)

杨蓉近照曝光依旧甜美清纯(今天我们就来揭秘一下杨蓉的感情史)

杨蓉近照曝光,好身材高颜值,完全看不出已经40岁!杨蓉在头条上发文:开开心心收工,蹦蹦跳跳去做核酸,然后恰饭。杨蓉,1981年6月3日,,出生于云南保山,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1981年6月3日,杨蓉出生于云南保山,民族为白族。1992年,11岁的杨蓉到云...

杨蓉为什么不结婚(很多人觉得两人很般配甚至都被传出过两人已经结婚但事实是杨蓉现在还是一个人)

杨蓉为什么不结婚(很多人觉得两人很般配甚至都被传出过两人已经结婚但事实是杨蓉现在还是一个人)

杨蓉近照曝光,好身材高颜值,完全看不出已经40岁!杨蓉在头条上发文:开开心心收工,蹦蹦跳跳去做核酸,然后恰饭。杨蓉,1981年6月3日,,出生于云南保山,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1981年6月3日,杨蓉出生于云南保山,民族为白族。1992年,11岁的杨蓉到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