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正文内容

余莎莉电影(记者想要追问拍摄风月电影时的往事却又不知为何哑了声)

知心小熊2022-09-28 15:16:58文章65

余莎莉照片

“不记得了。”

面对记者询问,女人微笑着摇摇头,语气平静地说出这四个字。

记者想要追问拍摄风月电影时的往事,却又不知为何哑了声。

眼前的女人随意地披着头发,素着脸,岁月的纹路都清晰可见,一件黑色的大衣从头裹到脚,不像是曾经浓妆艳抹的艳星,更像是街头忙于生计,整日行色匆匆的寻常路人。

从将门千金的风月小姐,直到如今以摆摊为生的小贩。局外人道不尽其中的悲喜,只觉得余莎莉这一生着实让人唏嘘。

想来,也只有童年时光,才是余莎莉此生最无忧无虑幸福美好的回忆。

她的父亲余程万原本是第26军军长,受命镇守云南。

可彼时,国民政府方面已显颓势,上司又对余程万的忠心有所怀疑,始终让他远离军中真正重要的岗位。

思索再三,余程万决定弃政从商,来到香港经营米店和当铺买卖,生意很是红火。

而余莎莉作为他最宠爱的二夫人生下的小女儿,也格外受宠,整日像个小公主一般,不晓世事艰难,每天只用操心自己今天应当穿哪件漂亮衣服。

可好景不长,一伙绑匪盯上了余程万的家产还有他貌美如花的二太太。

1955年8月27日,这群胆大包天的匪徒冲进余家,邻居听到了动静,报了警,吴太太幸免于难,余程万却不幸在警匪混战中被乱枪击杀。

一代虎将就此与世长辞,余莎莉最大的依靠也就此倒台。

随着父亲的离世,原有的生意逐渐萧条,余家的财政收入也每况愈下,余莎莉也不得不开始为生计发愁。

可在父母的溺爱下,余莎莉既不专心于学习,成绩糟糕,又没有一技之长,除了最底层服务工作,哪里有什么适合她的岗位。

可这位娇滴滴的落魄大小姐,哪里能接受这样的工作?她从小就是娇纵惯了的,即便此时不得不为了生活出来工作,她也仅仅想从事一些轻松又高薪的工作。

旁人只觉得余莎莉痴人做梦,可不曾想,没过多久,倒真有一份报酬高又相当轻松的“好差事”敲响了余莎莉的家门。

在好友的点拨下,余莎莉意识到自己这张年轻貌美的面庞就是最大的本钱,正如她自己所说一般,

“明星,讲本钱不讲学历,本钱,我大把。”

可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

倘若一朝容貌老去,她失去了自己所谓的唯一的“本钱”,那时她又该如何自处呢?

想来,也许从一开始,她的这个决定便是错误的。

时年,香港小姐选举正热,余莎莉便动了心思。自己年轻貌美又身材婀娜,如果能够在选举中一举夺得冠军,自己便能够靠着这个奖项进军演艺界,从此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

但理想很丰满,现实很残酷。余莎莉虽有美貌却不够出众,在香港小姐选举中的名次也不够靠前,但好歹目的算是达成了。

1975年,余莎莉主演了吴思远的警匪电影《廉政风暴》。

可惜的是,这部电影并未让余莎莉大红大紫,反而成为了她人生中的一个转折点。

上世纪70年代,是邵氏电影公司拍摄风月片的高潮。

著名的风月片导演李翰祥一眼看中了余莎莉,她五官精致,身材丰腴,一举一动都散发着人间尤物的风情,这样的人不来参演风月片,简直是暴殄天物。

更重要的是,风月片的演员薪酬极高,余莎莉又家道中落,面对这样的薪水又岂会不动心?

所以可能两人刚一相识,李翰祥便迫不及待地邀请余莎莉主演他的新电影《骗财骗色》。

想来,是幼年父母将余莎莉保护得太好,养成了她不谙世事的天真性子。

面对李翰祥的邀约,她也只是单纯地以为是他赏识自己的演技,愿意给自己一次机会。

性子纯真的她完全不清楚,出演一部风月电影,会对她未来的人生造成多大的改变。

她更不清楚的是,艳星是一条不归路,你迈出了第一步就再无回头路。

直到电影开始拍摄,余莎莉才迟钝的反应过来,自己饰演的总经理情妇,在影片中有一段与男主角乐华长达10分钟的亲密戏。

面对镜头,她有些难堪与羞愧,但巨额的演员薪酬与幻想中的星光大道冲昏了这个思想单纯的女孩的头脑,最终还是咬着牙,艰难地完成了拍摄。

事实证明,李翰祥的眼光确实毒辣。

李翰祥照片

《骗财骗色》一经播出便反响热烈,余莎莉与男主角的亲密戏也被称为当时“最香艳的演出”。

余莎莉一开始也被火热的票房给震惊到了,但当她从街头小报上看到大家对她的评价与描述,这才迟迟意识到,当艳星是赚钱的捷径,却不是人生的捷径。

即便是在如今思想更加开放的当下,拍摄过风月情色电影的演员都会被不少观众戴上有色眼镜评判。

他们曾经拍摄过的风月片就如古代刺在犯人脸上的字一般,此生都会如影随形地跟在他们身旁,成为他们终生无法摆脱的噩梦。

余莎莉懂得这个道理太晚,她早已没有了回头路,只能选择延续自己的“艳星风光”。

1977年,邵氏赶拍电影《应召名册》,邀请余莎莉前来饰演自杀身亡的艳星白小曼。

一个艳星饰演另一个艳星,荒诞又讽刺,但这却成为了余莎莉人生的第二个转折点。

也许是想清楚了,自己早已在艳星这片沼泽中难以脱身,又或许是因为自己不改从前大笔挥霍的习惯,原先拍摄电影的薪水很快就捉襟见肘。余莎莉坦然地接受了拍摄邀请,并比从前的风月片拍摄更加大胆。

影片中,饰演白小曼的余莎莉姿态性感妖娆。

这样大胆的镜头,无疑是在当时社会思想还较为封建的香港演艺界中扔下了一个惊雷。

余莎莉照片

不过,这番“兵行险招”也为余莎莉带来了不少红利。

电影播出后,余莎莉饰演的白小曼受到了广大影迷的热烈欢迎,而她也一跃成为当红最热的艳星。

也正是在这一年,余莎莉遇到了自己的“真命天子”——同为邵氏公司旗下的演员詹森。

然而,他们的恋情,并不为人看好。

随着《应召名册》的爆红,余莎莉身边也多了不少猎艳的富豪,若是为钱,她尽管随便从追随者中选出一个,后半生都足以无忧。

可余莎莉想要的却是爱。

尽管在镜头前,她是妖娆美丽的人间尤物,是大胆开放的艳星,可是在她的内心始终住着从前那个最单纯,也最天真的小女孩,而詹森恰好满足了这个小女孩对爱情所有的向往。

大抵是因为两人同为因风月片扬名的演员,二人格外同病相怜,詹森体谅她工作谋生的不易,更理解她当艳星背后背负得不堪。

女人向来是最感性的,詹森的体贴令余莎莉深陷爱河。即便社会中反对声一片,即使这个男人大了自己整整20岁,余莎莉最终仍旧义无反顾地选择同詹森结婚。

婚后,两人的生活也异常甜蜜。即便余莎莉每天片场家庭两头跑,忙得不可开交,脸上却时刻挂着幸福的微笑。

大约是有了幸福美满的生活做后背,余莎莉事业发展得如火如荼,艳星的名头更加响亮,连每天进入片场的工作车都是价格不菲的奔驰车。

不过,家庭事业双丰收于余莎莉而言,是上天给予她的恩赐,但于詹森来说,妻子如日中天的艳星之路,并不算是什么好事。

没有哪一位丈夫会希望自己的妻子是爆红风月片中的妖娆女主角,人之常情罢了。但一心扎进爱河的余莎莉却忽视了这一点,这份感情也自然难以如她所愿。

短短几年,二人的情感破裂,最终以离婚画下了结尾。

大抵是第一段婚姻为她带来的伤痛太深,余莎莉将此归结于自己太爱詹森以至于昏了头脑,暗中下定决心,

“我应该拣一个他爱我多过我爱他的人。”

抱着这样的决心,余莎莉为自己选好了第二任丈夫,但命运弄人,余莎莉又一次看走了眼。

第二任丈夫与她算得上真心相爱,只不过他真心爱的并非余莎莉本人,而是她这么多年打拼下来存下的不菲家业。

余莎莉照片

但余莎莉哪里能看穿这个男人藏匿的心思,幼年父亲庇护她长大,对于人情世故可以说是一窍不通。工作时虽是拍摄风月片,但受导演李翰祥的照顾,倒也从未见过演艺圈中的腌臜。

她受到的呵护太多,自然也将男人的偏爱视作理所应当,又哪里能料到第二任丈夫的殷勤背后是一颗骗财之心呢?

想来,人生倒真是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依。这些庇护为余莎莉免了前半生的颠沛流离,却也让她养成了太过单纯的性子,也为她的余生带来了莫大的灾难。

二人结婚后,第二任丈夫的本性便一下子赤裸裸地暴露在了余莎莉面前。他尤其好赌,十赌九输,陆续将余莎莉的大半身家败了个干干净净。

然而,剩下的一点钱财余莎莉也没能守住,她不善理财却生了个软耳根,旁人稍加劝说,她便把大把大把的钞票扔进了炒金和炒股这些无底洞中,从前丰厚的家产到最后竟所剩无几。

1996年,余莎莉决心背水一战,卖了两栋房,大费周章的筹集了400万资金,拍摄电影《血腥Friday》。

毫无意外,这部电影票房惨淡,余莎莉所有的存款都亏得一干二净。

见状,第二任丈夫连忙同余莎莉离婚,连夜卷走了家中最后一笔钱款跑路,一无所有的余莎莉不得不继幼年之后,再次面对生活的压力。

她想继续演出,可“艳星”这个名头并不光彩,她不愿意自己的儿子因为她受到旁人的指指点点。

更何况,朝来暮去颜色故。余莎莉早已不是年轻时的美丽动人,没有观众会愿意看一个日渐苍老的面孔出现在需要性刺激的风月片中,那些试图猎艳的富豪们也纷纷转移了目标。

毕竟,于他们而言,没有女孩可以永远18岁,但永远会有18岁貌美知趣的女孩。

五陵年少争缠头,一曲红绡不知数的光鲜时光,最终还是离余莎莉远去。

为了维持生计,余莎莉只好带着自己的儿子来到兰桂坊摆摊,赚取一些微薄的利润。

这样大起大落的跌宕人生引起了不少媒体的兴趣,但前来采访的记者,却都被余莎莉的现状吓了一跳。

原先光鲜亮丽的女星如今褪去了荧幕前的性感妖娆,一身灰扑扑的,佝偻着身子,推着小车一边贩卖商品,一边吆喝,整日与暗巷中的蟑螂为伍,全无从前养尊处优的娇气与美丽。

他们再三检查了报社给他们的资料,仍旧不敢确定兰桂坊街边这位饱经风霜的中年妇人,曾经是颠倒众生的风流艳星。

这般境遇让人唏嘘,也让人感慨。

想来,大约命运馈赠的礼物真的都在暗中标注好了价格。

余莎莉在年轻时享受美貌带来的艳星光环与巨额收入,冥冥之中也就注定了,待她年老色衰之际,所有的红利都将被收回。

看似陡转急下、变故丛生的人生,其实一切都有迹可循。

倘若青年时足够勤奋,无论是靠某一项技能,又或者是通过努力学习,也许无法重回光鲜亮丽的童年,但却绝不会落魄到只能以摆摊为生。

倘若结婚时更加谨慎,对那个未来将与自己共度一生的男人再三考量,或许平常生活中少不了争吵与鸡飞蛋打的琐事,但也绝不至于被人骗财骗色,最终一无所有。

归根结底,一步错步步错,或许从一开始,这个天真浪漫、追求真爱的女孩就不该踏入这个浑浊的名利场。

想来,遭逢人生巨变的余莎莉也想明白了这一切,在记者的采访中,这位不起眼的“街头小贩”表现得格外平静。

那段光鲜却不光彩的艳星往事被她浅笑着揭过。

不记得了,这四个字是她对往事释怀,也是对自己的放过。

她开心地同记者讨论自己如今的生活,自己养的小狗如何亲人,有什么方法可以保养皮肤,琐碎的日常被她讲得格外生动有趣,率性纯真的性格一如往前。

从前丈夫的背叛,命运的坎坷似乎都不曾在她身上留下任何痕迹,时光终究还是将这位从前娇滴滴的大小姐打磨成了坦然接受命运的成熟女性,原本轻佻的自信、不可一世的傲慢,通通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平静与温柔。

幸或不幸,旁人难以言说。

但想来,对于余莎莉而言,无论好坏,不过都是命运的馈赠罢了。这样为生活忙碌,奔波又平凡的活着,这已经是最大的幸福。

如今的她,人到中年,每月坦然拿着政府的2000港币救援金生活,闲暇时也会去做做慈善义工,平淡的生活与其他千千万万普通的中年人别无二致,却是这位风流艳星最好归宿。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品度娱乐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www.pindu88.com/article/123937.html

标签: 余莎莉
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