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正文内容

日本黑泽明导演最满意的一部作品《乱》(以中世纪的日本为创作背景)

半岛荼靡花2022-09-30 08:55:52文章94

一种态度 一种人生 一杯清茶 一壶老酒 一部电影 一个知己,文章原创,欢迎品影。

电影,一种综合艺术,用强灯光把拍摄的形象连续放映在银幕上,看起来像是在活动的形象[。意大利诗人、电影先驱者乔托·卡努杜在世界电影史上,第一次宣称电影是一种表演艺术,并将电影定义为除建筑、音乐、绘画、雕塑、诗和舞蹈以外的“第七艺术”

未觉池塘春草梦,阶前梧叶已秋声。

如果我还年轻,如果五六年前就能看到这个问题,那么,生活总会有点不一样。

30岁以后,你就会明白,无奈,其实是人生的唯一状态。

这次,文章的开头,我想简单说一下冯小刚和吴宇森?我看过他们很多的作品,像冯小刚早期的电影,更是看了一遍又一遍。冯小刚相比现在的一些流量导演,我觉得他最大的优势,就是它知道用户想要什么,所以他的电影始终保持着不错的票房。

从冯小刚的作品中,往往是看不到那些有深度的内容。但是在他的电影中,却总是能感受到一种幸福感。而这种温暖的感觉,满足了社会的各个阶层,论导演的指导能力,我觉得冯小刚还是很出色的,这一点,冯小刚刚电影并没有直接的表现出来。

再到吴宇森说实话,我很喜欢吴宇森的电影,在吴宇森和贾樟克中我徘徊过,只不过最终,我还是选择了贾樟克。论电影的符号,我觉得吴宇森要更出色一些,但是贾樟柯在视听上的能力也并不差,可是在内容上,我觉得贾樟柯的电影要更有深度一点,所以我才选择了贾樟柯。

也许这跟我从小就学习美术有比较大的关系,但是我必须要承认一点,那就是吴宇森是少有的悬疑片导演中,最具独特视觉符号的导演。

我先说到这里,接下来就是今天的正题,黑泽明的《乱》,《乱》是黑泽明75岁时完成了一部史诗级战争片。这部片取材于莎士比亚的四大悲剧《李尔王》,黑泽明用莎士比亚的故事为内核,以中世纪的日本为创作背景,将那个时代的服装,习俗和风土人情搬到了大荧幕。简单的说黑泽明使用日化的方式,精准的表现了莎士比亚的精神,但是黑泽明并没有照搬原作,只是禁用《李尔王》的故事架构为参照,进行二次创作。

在故事情节,人物刻画,艺术形式等方面,均与《李尔王》有着很大的区别,最终,两部作品所表达的思想,也自然是截然不同的。这部电影在当年耗资24亿日元才完成拍摄,这也是他电影生涯中最昂贵的电影。这部造价昂贵的影片曾一度陷入资金困境,斯皮尔伯格和乔治 · 卢卡斯及时伸出援手,才把黑泽明解决了资金的问题。

为了能让各位更清晰地理解这部片,我们先用一分钟的时间,解说一下《李尔王》的故事大纲,《李尔王》的主线剧情是在讲述国王李尔,决定将国土分给三个女儿。他根据它们所表达出的爱意,来分配遗产,大女儿和二女儿的使用甜言蜜语,得到了土地和权力,而小女儿不但不说好话,还不断在李尔的身上扎刀子,最终,李尔将小女儿赶出了家族,还将留给小女儿的土地,分给了大女儿和二女儿。

谁成想,两个女儿谁承想,两个女儿得到遗产后被将李尔赶了出去。小女儿听说父亲的遭遇后,立即组建了一个军队,决定替父亲报仇,可是她却遭遇了兵败,最终,李尔抱着小女儿的尸体,也在悲痛中死去而。而《李尔王》的辅线剧情,是由葛罗斯特伯爵的私生子爱德蒙,为了得到爵位,在背后陷害兄长爱德家。

同时,爱德蒙还游走在李尔王的大女儿和二女儿之间,害得她们争风吃醋,相互残杀。最终,爱德蒙在兄长的一次决斗中,被兄长杀死,故事也就此结束。带着这段故事我们再来看黑泽明的《乱》,这部片主要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由一场家庭的战争,演变成一场国家的战争,第二个阶段,是由一个国家的毁灭,渗透到一个家庭的毁灭。

影片是以日本的战国时代为背景来创作,主人公秀虎,征战几十年,成为一方霸主。秀虎和他的三个儿子,以及绫部和滕卷两位盟友一起狩猎,就在当天,秀虎决定将王位传给长子太郎,还将自己的领地,第一城、第二城、第三城分别赐予大儿子太浪、二儿子次郎、三儿子三郎,自己只留下30位武士和君主的虚衔。

秀虎理想化的相信,把实权交给儿子后,自己的地位依然可以保持。通过这件事情,不仅成为故事的开端,更是奠定了这部电影的基调,因为秀虎不同《李尔王》中,李尔戏剧般的幼稚行为,而是直接行使了帝王的权力来分配遗产。太郎成为了继承人,二郎也表示支持父亲的决定,只有三郎认为权力分散,会造成手足相争的场景,秀虎对于三郎的质疑非常生气,便将三郎赶出了家族。

此处的分配方式与我国古代分封制类似,只不过,秀虎将权力完全下放,造成诸侯王手中权力大于中央的权力,这也直接造成了这场悲剧。三郎尚未娶亲,此次狩猎,绫部和滕卷,就是为了这件事而来。看到三郎被逐出家门,绫部首先就放弃了这门婚事,而滕卷却非常欣赏三郎的直爽,即使是他孤身一人,滕卷还是想招三郎为婿。

太郎的夫人 —— 枫夫人,本就是第一城的公主,可是,当年秀虎打败了城主,毁掉了她的家族,枫夫人被迫嫁给太郎。可是枫夫人多年来从未忘记灭族的仇恨,时刻也都想着如何毁掉“一文字”家。太郎天生愚笨,并非帝王之才,他听了枫夫人的挑唆,与父亲立字为证,【要正式传位于他】。秀虎现在无权无势,根本无力反抗,只能签字画押。

“你还算是我儿子吗?”

“这是什么话?”

“这是儿子对父亲应有的态度吗?母鸡守巢,雄鸡司辰。”

“此城不住了!我还有一个儿子!”

秀虎搬到次郎的第二城居住,可是太郎早已勾结次郎,一同抵制父亲。次郎的亲信 ——黑金,想出了一个计谋,让次郎给秀虎两个选择,要么回到第一层给太郎道歉,要么一个人住在次郎的第二城。征战一生的秀虎,是不可能放弃他忠心的随从,就这样秀虎决定离开次郎的第二层,再寻他路。

当秀虎进入第二城时,首先去见的是次郎的夫人——末夫人。秀虎同样是毁掉了末夫人家族,然后让她被迫下嫁给次郎,但是,她却选择了与枫夫人不同的道路。她一心向佛,对于秀虎当年的行为,以逃避和原谅的姿态去面对仇恨。这种既占领敌方国土,又占领敌方姑娘的做法,让我想起了曹操,也许,他们是想用这样的方式,来表示自己所获得的成就。

黑泽明在枫夫人和末夫人身上,用对比的方式来处理这两个,有着相同命运的女人,对于仇恨的解读。而这种对比的方式,也是黑泽明对《李尔王》这部小说的改编,最为精妙的一处,而最精妙的情节留在了影片的结尾处。

次郎为了能够成为君主,收买了太郎的手下小仓和秀虎的手下生驹。小仓受太郎的指派,接管三郎的第三城。可是三郎的家兵,全部前往他的岳父腾卷家了,因此第三城已经是一座空城。而此时的秀虎,最好的选择就是去找三郎,但秀虎这时想起之前对三郎说过的话,觉得愧对于三郎,平山也在不断建议秀虎去找三郎,可是秀虎却听信了生驹的谗言,前往空无一人的第三城入住。

就在当天傍晚,太郎和次郎的军队,就已经杀到了第三城,秀虎的亲信拼命抵抗,女眷们眼看无处可逃,纷纷自杀。黑金也在战乱时,趁机杀掉了太郎,而秀虎因为无法接受现状,决定剖腹自杀,可是,他却始终都没有找到佩刀,他只能失魂落魄地走出了战壕。

次郎穿着君主的盔甲,告诉枫夫人,太郎已死的消息,枫夫人的厉害,太郎早已领教过,而这一次她要让次郎输得更加彻底。枫夫人拿着象征权力的君主头盔,慢慢靠近次郎,趁机抢走次郎的短刀,吓得次郎瘫倒在地。枫夫人是威逼加色诱,彻底地征服了色狼,她还要求次郎杀掉他的正妻末夫人,封他为正妻。

黑金识破了枫夫人的轨迹,偷偷地放走了末夫人,还拿着一个用盐包裹的狐狸头像,当面警告次郎。枫夫人是个乱人心性的狐狸精,但次郎却根本听不进去。已经疯癫的秀虎,来到一户人家,原来这家主人是末夫人的弟弟鹤丸,此时他已经双目失明,常日里只有一个笛子为伴。

故事讲到这里,本片的主要人物就全部出现了,也是从这一个节点后,故事进入到第二个阶段,也就是由一个国家的毁灭,渗透到一个家庭的毁灭。平山决定前往腾卷家寻找三郎,而此时秀虎的身边,只剩下狂阿弥一个人,当天晚上,他们二人在一个废墟中休息,狂阿弥来想去,决定离开秀虎,可是当秀虎问他【这是哪里时?】狂阿弥对着秀虎大声宣泄自己的痛苦,然后又回到了秀虎的身边。

“这是何处?”

“这里是极乐天堂!怎么会这样子?从小就照顾这家伙...”

“乖孩子,快睡吧!呜呜呜...”

三郎得到父亲的消息后,便带着自己的部队去解救父亲,腾卷也带着大军在远处布阵,为女婿助威,而绫部也来到了战场,他表面上在远处等待时机,实际上真正的主力早已秘密行动,想借此机会彻底吃掉“一文字家”。次郎得到警报后,只能退回主城防守,黑金让次郎躲进天主阁,由他来组织防守,这时,一个武士带着末夫人的头颅回来复命,只不过末夫人的死亡,彻底激怒了黑金。愤怒的黑金质问次郎【为什么总是要听信枫夫人的挑唆?】

枫夫人一看,“一文子家”就要灭亡了,为家族复仇的目的也已经达到,便说出了她心中所愿,黑金听后,便立即斩杀了枫夫人。而此时,绫部的军队已经攻入内城,次郎也就此战败,三郎接到了秀虎,久违的父子俩同乘一匹马缓慢回城。突然一声枪响,三郎落马,原来是次郎的火枪队狙杀了三郎。看到倒地死去的三郎,秀虎还在三郎的尸体上,也在悲惨中死去。

对于三郎和秀虎的死亡,狂阿弥十分的愤怒与不解,他大声斥责老天的不公与无情。而此时,狂阿弥与平山的疑问一答,极具哲学的意味。

“为何此时三郎大人要死?为何大主公要死?”

“没有老天了吗?畜生!有的话,给我听着,你是恶作剧和残暴的,是无聊吗?才把我们像蚂蚁般杀死,让人类哭泣那么有趣吗?”

“狂阿弥,不要怪罪神佛,神也在哭泣!他看见无恶不作的人类互相残杀,神佛也无法解救!”

“呜呜呜...”

“不要哭!这就是人间,不求宁静而痛苦,看,现在第一城里,人们正互夺悲哀和痛苦,为杀人而庆祝!”

影片的最后,末夫人瞎眼的弟弟——鹤丸,在昔日的自家城墙上,险些跌落深渊。刚好姐姐 留给他的佛祖画像恰好掉落在地上。镜头对准画像中的佛祖,可是佛祖面对人间的贪婪与罪恶,表现的也是无能为力。

作为黑泽明的晚年之作,《乱》中的每个角色性格,都具有鲜明的特点。通过一个又一个的矛盾点将人类的欲望,欺骗和仇恨表现的淋漓尽致,而黑泽明也正是一位对于人性的深刻解读,才被西方主流媒体认可。而《乱》这部影片主要是由四大看点构成。

第一个看点:就是那些激烈的战争场面

这部影片一共出动了1400名群演,200匹马,1400 套盔甲。此外,电影中火烧城池的城楼,也是实景拍摄。为了完成史诗级的创作,黑泽明在十年间绘制了上百幅的彩色草图,确立了影像的色彩、光线、人物等各式各样的细节。

电影中几乎没有什么搏斗的镜头,而是通过对于节奏的控制,以及场面上的调度,再加上情绪上的变化,将战争的氛围感,做得非常震撼。最后那场战争,骑兵队与火枪队的战斗,更是将战争的场面推到了极致,很多战争片都是在模仿黑泽明的这段戏。

第二个看点,人性的贪婪

太郎和次郎把父亲赶出去后,便开始了自相残杀,生驹的背叛和枫的仇恨,也受到了应有的惩罚。在欲望的支配下,本片中的角色关系,他们不分父子,兄弟,君臣和夫妻,这部电影深刻地描绘了人性的弱点,他们的相互伤害和相互斗争,都是由于人性的贪婪。

而这部电影中,也存在着乱世中少有的“善”,例如始终陪在秀虎身边的狂阿弥,虽然,狂阿弥曾一度想要离开,但他还是无法丢下可怜的秀虎,哪怕此时的秀虎已经疯癫,但他也一直陪在秀虎的身边,这种善念,只有在乱世中,才会显得更加珍贵。

第三个看点:有深度的配角

狂阿弥 —— 在原著《李尔王》中,有一个职业叫愚人,他既是在国王消闲时取乐的工具,也在大难临头时,最可靠的挚友。这个让故事充满娱乐氛围的角色,就是影片中的狂阿弥,他就好比旁白一样,能够自由切换主观和客观的视角。以一种趣味性的方式,对剧本主体的陈述,来做一次戏剧化的补充,同时也起到了情感方面的推动作用。

枫夫人 —— 这个角色就是李尔王中的《李尔王》中的爱德蒙,作为女性不可能像爱德蒙一样独立自主地做坏事,她只能利用男人,来达到自己的某种目的。而这种女人是非常可怕的,一个女人能牵着两个男人的鼻子走,最终毁掉一个国家,真是证明了那句老话,红颜既能知己也能祸水。

末夫人—— 她对待仇恨的方式,是选择通过佛性淡忘仇恨,同样是死亡,末夫人的死与枫夫人一对比,显得是那么的无辜。末夫人早已忘记那些陈年旧事,但她却还在乱世中失去了生命,这也就证明,善良的人在一个动乱的社会中,显得是多么的脆弱。

鹤丸——这个双目失明的孩子,对于仇恨是无能为力的,与笛子相伴的他,面对仇人时也只能通过笛声来表现自己的愤恨。从鹤丸的笛声中,可以感受到怨和恨,而姐姐也是为了这个笛子失去了生命。

黑金——这个角色,是这部影片中为数不多的希望,在战争中是他一枪干掉太郎,为次郎铺路。也是他看出枫夫人的计谋,并用狐狸精的典故来羞辱枫夫人,最后也是他亲手斩杀了枫夫人。然后还对次郎说【请你任命,我当奉陪,】说明黑金非常忠诚。枫夫人让他杀掉末夫人,他却将其放走,说明黑金能分得清是非。相比于秀虎身边的平山,我觉得黑金的忠诚要更具有代表性。

说完这五个角色,不难发现,他们还是为这部影片,做出最具有思考性的修饰词。

第四个看点,高品质量的试听语言

《乱》这部影片,运用大量的明暗对比和色彩对比,还将绘画中的语言运用到电影中,再加上有象征意义的内容画构图。在视觉上带来震撼的同时。画面更具有内涵,这部影片的服装设计更是相当出色,尤其是在颜色上,将每个人物都给予,属于自己的颜色标签。而在男主角秀虎身上,色彩的表现也是更为直接,例如秀虎从金色的服饰,过渡到白色的服饰,直接体现出他由一个帝王到平民的一种转换。

而当他走出战壕时的场景,视觉的重点,也给足了男主的光环。黑泽明在影片中,利用自然景色对剧情,做了很好的暗示,从蓝天白云到乌云密布,再到乌云要遮住太阳,以及让人窒息的昏暗气氛,都对故事起到了段落性的节点作用。

在这里我想插一句,因为本片的画面有太多可讲的东西,所以我会在下一篇单独来讲一讲这部影片在视觉上的表现。我们在回到电影,这部影片也加入了大量音乐,尤其是影片的前半段,几乎是被音乐包裹着。最为经典的一幕,要数太郎和次郎,攻打父亲城堡时使用的音乐。这段音乐让战争的场面,更加悲惨和凄凉,更让秀虎在这场战乱中表现得更为绝望。

通过影片的描述,我们可以看到,人们为了谋求权利,任何东西都可以舍弃。儿子可以杀父亲,丈夫可以杀老婆,手下可以杀主人。什么仁义道德,什么忠义贤良,在他们眼中都是一文不值,总之,为了权和利,什么都可以抛弃。下一篇文章,我将从视觉的角度来聊一聊《乱》这部影片,一起来感受一下大师级别的画面,敬请期待!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品度娱乐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www.pindu88.com/article/124276.html

标签: 黑泽明
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