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正文内容

《剑雨》中国武侠版的史密斯夫妇(他们的感情似乎更符合中国人深沉的情感表达)

半岛荼靡花2022-09-30 09:33:25文章95

“早跟你说过,变戏法就变戏法,练武功就练武功,你非要又变戏法又练武功……”这段台词我记了很多年。

说这话的叫“转轮王”,是一部电影里的大反派,他一边教训“反水”的手下,一边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饰演“转轮王”的演员是王学圻,表演十分有特色,他说台词的时候,眼神是会“动”的,面部微表情也丰富,所以演反派也必须是那种高深莫测的实力派。虽然主角不是他,但他的出演,让这部本就很精彩的武侠电影更凭添几分魅力。

《剑雨》上映于2010年09月28日,导演、编剧叫苏照彬,制片人是吴宇森和张家振。领衔主演杨紫琼、郑雨盛、王学圻,主演也都有些特色,如大S徐熙媛、余文乐、林熙蕾、江一燕、郭晓冬、李宗翰、鲍起静、吴佩慈、金士杰和纯客串的“济公”游本昌老爷子等。

另外,吴宇森的女儿吴飞霞在片中也扮演了一位女杀手,出场十分钟内被秒,“临死”前还对着杨紫琼饰演的女主曾静说了一句台词:

“我在路(黄泉路)上,恭候大驾”……

华语影视剧有爆款,也有遗珠。有些电影当时似乎因为市场环境、观众喜好和其它因素导致当年口碑和票房一般,若干年后,人们往往在“见多吃腻”的情况下翻找出来,才会发现各种美感。

一剑倾心待重生

对这部电影推崇的主要原因有二:

一是这部电影里能看出很多吴宇森作品的特点——

极注重人物瞬间的动作和神态,并给与特写。且故事也沿用了《变脸》的思路,男女主都是做了“整容手术”的人,且都有深厚武功。

二是导演兼编剧苏照彬也是位“奇人”——

导演作品除了《剑雨》还有《诡丝》,后者同样也是打破常规的恐怖片。编剧作品更“奇”,除了本片外还有《双瞳》、《三更之回家》。可惜自2014年后,再无音讯。

这两个人结合在一起,成就了一部构思奇特且精彩的武侠电影。

《剑雨》一开始就用极短的定格镜头,一边安排几位刺客刺杀朝廷大员,一边介绍影片背景:

明朝,代号为“黑石”的刺客组织为了夺取天竺神僧罗摩祖师的遗体不惜四处打探、杀戮。组织首领就是一开始提到的“转轮王”。

“黑石”中最出色的刺客叫“细雨”(林熙蕾 饰)遇到和尚陆竹(李宗翰 饰),作为一个武功高强不输“转轮王”的“加强版唐僧”,陆竹缠了她几天,以身殉道让女杀手幡然醒悟,决意退出江湖。在李鬼手(金士杰 饰)的安排下她升级成“曾静”(杨紫琼 饰),手里拿着巨额财富去了一座城改头换面生活。

在“变脸”前一段,围绕的是女杀手的心境变化展开描写,她见陆竹身死后抛去问见痴和尚(游本昌 饰),问了一个问题:

“他死前说化身石桥是什么意思?”

老和尚说“因为他喜欢你啊!”还搬上佛经典故——

阿难对佛祖形容如何喜欢一个人时说:“我愿化身石桥,受那五百年风吹,五百年日晒,五百年雨淋,只求她从桥上经过。”

所以林熙蕾才“变成了”杨紫琼,然后再问老和尚一个问题:

“我该怎么重新做人?”

这段情节安排很棒,应该说整部影片的核心就是“因爱而新生”,能让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女刺客放下屠刀决心回归尘世,全靠“点化”,这也符合苏照彬的“套路”,“因爱而新生”在《诡丝》和《回家》中也有所体现。

接着就是女主的新生——

重回人间作凡妇,喜得善邻和众亲。

又见阿牛结良缘,奈何变故露行踪。

简单地说就是“我想好好过日子,但人家不让我过”。以前的刺客“同事”倒无所谓,一手培养她的“转轮王”却不行,得知她的行踪,非让她凭身手找寻摩罗遗体“以助修行”,所以“正邪自古不两立,夫妻双双露峥嵘”。

开打!

雨落凡尘可吃瓜

《剑雨》最反转的地方不是“曾静”的老公——那个看起来老实巴交的“江阿牛”的真实身份,也不是他在老婆被打昏后,极霸气地从自家地砖里拿出生锈的宝剑现磨现打1V3,尽管这一段今天看都十分经典。

毕竟郑雨盛一出现,我就知道他肯定是男主,也肯定不是一开始表现的那么平庸窝囊。

最让我意外的是“转轮王”夺取罗摩遗体的原因:

当我以为他是要练武功想要“制霸天下”时,结果发现他找罗摩遗体只是为了重新“做回男人”,没错。所谓明朝最强刺客天团的BOSS其实是个太监,而且是个被年轻太监口口声声叫“老奴才”的老太监。

虽然老太监身怀绝世武功,但偏偏除了银子,享受不到鱼水之欢。

这个设置像极了日本著名动漫《七龙珠》里“黑绸军”的侏儒老大——死了那么多人,费了那么多心,最后抢夺龙珠只是为了在神龙前许愿自己长高……

这么一来,属下全崩溃了,连一直爱慕他的“叶绽青”(徐熙媛 饰)也崩溃了。偶像人设崩塌是种什么感觉我不知道,想必心情是极惨的。何况叶绽青本身也是个极为变态的女杀手,她当着“转轮王”的面说了几句“给你机会你不中用啊”这类的话,成功激怒了“转轮王”,人家索性把她埋在了一座石桥下,而且是活埋。

这一段情节跟女主“变脸”前遇到的“愿化身石桥”的陆竹和“变脸”后愿替她去单挑“转轮王”的江阿牛形成了鲜明对比。

如果说女主的情感际遇是“因爱成佛”,那“转轮王”作为本片“全面反派”则是“因恨成魔”。妙就妙在,当他亲手活埋叶绽青的那一刻,居然对这个反派人物生出几分同情:

盖世武功、富可敌国、武学奇才,就差那么“一点”,几乎完美。

在这个故事里,苏照彬显然特意用“转轮王”的人设同“曾静”的“改邪归正”后的生活做对比,也告诉给吃瓜群众一个道理:

人是环境的产物,所处的环境是什么样,遇到的人就是什么样,生活也就会变成什么样。

这是苏照彬在漫天“剑雨”眼花缭乱的银幕上暗藏其中的创作意图,通过影片中所有演员的精彩表演体现出来。

侠客何时带剑归?

其实《剑雨》可以说的地方很多,杨紫琼和郑雨盛自不必多言,影片的结局肯定是正义战胜邪恶,“曾静”倒在江阿牛怀里说“银子藏在某处,你以后娶个好女人吧。”江阿牛却笑“别傻了,区区杀父之仇……”

好笑、好玩、好看。

影片在围绕这对夫妻的相识、相恋和婚后都十分“写实”,没有传统武侠影视剧里的“生来不平凡”或“屌丝逆袭”,如果抛去两人的特殊身份和后来的正邪斗争,又完全可以当成一部生活片看,偏偏都身负武功,都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在身份没有暴露之前,他们的生活始终围绕着柴米油盐,吃饭时还算计着收入盈余。

仔细看还会发现,片中几乎所有人都在极力想要一个“正常人的生活”:

不当刺客时,卖面条的卖面条、变戏法的变戏法,连看着挺变态的“叶绽青”都想找个能征服她的男人。一般意义上的“称霸天下,舍我其谁”在这部电影里不存在,这也让《剑雨》多了几分“人气”,也让后来夫妻两个相继“我不装了、我摊牌了”的出手更令人叫绝。

这里不多作细节导读,只留给没看过的朋友仔细品鉴。

只能说它不但十足的“反英雄”,还带着五分“论一个女人的情感心路”。片中几次以“桥”为背景,突显出“爱”的主题:

以江湖展恩怨,以剑雨示爱情,以“变脸”说人心,以“石桥”讲爱情。

《剑雨》里的“桥”和“爱”都十分醉人,故事的构思也比较有趣,相对于简单的“要生要死”,“曾静”义无反顾地撇下“江阿牛”时重复当年“陆竹”的话:

“我愿化身石桥……”

似乎更符合中国人深沉的情感表达。

作为一部近十二年前的“老电影”,《剑雨》当年曾获得了第30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电影奖,此外还有很多提名,当年的票房成绩是4800万RMB,跟如今动辄“过亿”的电影比起来实在拿不出手,因为上映那年是2010年,距中国电影票房爆发还有两年。

此时的武侠片已近末声,自2012年后,华语电影市场喜剧片独占鳌头。这一“占”,不知道什么时候其它类型片还有没有卷土重来的可能。

但愿有这一天。

只是在满屏嬉皮或热血的今天,我依稀记得,曾有一部看着挺有趣的男女,在万家灯火下装傻充愣,小心翼翼地呵护着来之不易的新生。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品度娱乐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www.pindu88.com/article/124287.html

标签: 剑雨
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