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正文内容

演员张维伊专访(把生活观察变成喜剧常见的手法是把它放进另一套情景中)

知心小熊2022-09-30 14:46:22文章307

本年度最短小精悍的幽默:猜猜他们在做什么运动?

答案是核酸互测。

来自刚播出的新一季《一年一度喜剧大赛》,感叹它又一次从我的日常生活中提炼出奇怪的笑点,把无奈变成会心一笑。去年的那句“内鱼完了”显灵一整年,不知道这次又要笑多久。

火速看完第一期,发现《一年一度喜剧大赛》和其它喜剧节目不同的点正在于:侧重对现实的关照,哪怕是纯逗笑的节目也来自对生活的观察。这相当仰赖编剧的触感,不能像偶像明星那样脱离大众,也没法平地拔葱用网络段子,一抖就是新包袱。

去年最会给观众家里安监控的编剧是大锁。越临近deadline越想偷懒玩手机吗?《时间都去哪儿了》精准记录每个赶稿的深夜,再刷五分钟我就工作,就五分钟!朋友圈五分钟,微博五分钟,抖音五分钟,鬼知道为什么放下手机天亮了。

本季第一个节目《虎父无犬子》,讲老师去家访吐槽学生的缺点,发现全是随了眼前的家长,父母和孩子如出一辙的淘气、爱接梗、没重点,老师都傻眼了。

这节目是纯纯的逗乐,现实中当然没有这样的父亲,用在门上放水盆整蛊的方式教育小孩,但莫名很符合直觉。

演老师的刘旸曾经在新东方当老师,“有其子必有其父”这个梗源自他开家长会时的真实观察。切入点非常小,但并不私人化,这个节目的精华是老师发现家长和孩子性子一样后,开始用对待学生的态度对家长,命令他们端正、不要交头接耳,还要求他们写检查,家长迷迷瞪瞪的又把老师气够呛,代入学生是双重解气。

这届参赛选手很多元,刘旸当过老师又是脱口秀演员,演爸爸的松天硕是第一季的表演指导,冠军小队蒋龙张弛 “背后的男人”,反串演妈妈的宇文秋实是戏剧演员。去年的演员大部分都有丰富的表演和喜剧经验,跨界的印象中只有大锁原本是编剧,加上助演的话五条人演得也不错。

把生活观察变成喜剧,常见的手法是把它放进另一套情景中,其中讽刺的地方就会被放大而显得分外好笑。去年第一个出圈的节目《互联网体检》就是这样,网上干什么都要你先注册会员,用一堆七七八八的流程卡你,不充钱就慢慢看广告,玩游戏看电影等个广告好像没那么紧迫,体检时针扎在肉里让人充钱立刻暴露了这手段的奸坏。

这种创作手法今年也有,《突突突突突围》把送外卖放进“特工突围前等人送枪械”的情景里。内含大量我们平时与外卖员的交锋,送枪送丢了子弹也让特工凑和用,最好笑的是外卖员不管在干什么,接起电话第一句都说:快了快了,在电梯里了!

还有一种手法是直接找到一个小而精确的生活瞬间,在螺狮壳里做道场。这种喜剧没那么闹腾,更生活化,能引起共情。去年皓史成双走的就是这个路子,他们的作品很少使用夸张化的表演,说是电视剧片段也没关系,主题是很普适和细微的人情。比如《爱人错过》里男孩女孩分手了却还想着对方,男孩嘴硬不肯道歉。看完回想你都想不起来有什么特别爆笑的梗,但是很温柔很舒服。

在第一期节目中有一个特别的作品《再见》,从头到尾只有一个女孩演独角戏,失恋后前男友要来取回最后的东西,她不断自言自语、思索要以怎样的面目在这短短的瞬间惊艳他。李逗逗既是编剧又是演员,佩服她能将这么小的题目变成连续的几分钟笑点,心理活动是一层一层的,极度真实:我要去洗个头——啊,他不值得我洗头!

《黑夜里的脆弱》讲的是社畜被加班折磨,压抑出双重人格,只要遇到黑夜和黑色的东西,脆弱的一面就会瞬间激发,导致他不断在鸡血和emo之间切换。前半段贴近现实,爆笑中仍会注意到一个原本温和的社畜落得人不人鬼不鬼,后半段彻底放飞,全看演员疯狂的(褒义)表演。

高度生活化的场景对演员的表演节奏要求非常高,否则无法代入。李逗逗是单立人的演员,她本人说话怯怯的,和角色很统一,可见她是基于自己的生活来创作。《黑夜》的郭耘奇和谢泽成都是影视演员,演过的都是不知名网剧的小小小配角。

前文的“核酸互测”来自《全民运动会》,这个节目是一群即兴喜剧人做的,样式很少见,从头到尾就是先表演一项运动让观众“误会”,再给出意想不到的答案。不同于去年的物件剧、默剧,即兴喜剧更直接,有点像四格漫画,简单干脆的给出转折和笑点。还有一个优点是短,一个段子几秒,整体几分钟,好笑的不好笑的都咻一下演完,不喜欢这一套的观众也不会觉得磨人。

第一期最怪诞的节目要数《排练疯云》,它的点子基于居家办公过的人都有过的体验:线上交流受网速影响,只要有一个人延迟、卡顿就很麻烦。而且不面对面,对方更容易偷摸开小差。

不过这个节目的重点根本不在于线上排练的小困难,而是笑点越来越歪,走向越来越怪,一路连唱带跳,到最后rap收尾,非常洗脑。表演本身的魅力足够让人折服,演完其它演员们都服了,直呼他们必然第一,结果也毫不意外。

演员刘同、张维伊、左凌峰的表现力和节奏控制力都是一流,表演完介绍他们是来自同一剧社的话剧演员,和王皓、张弛是同事。不禁疑惑是这个剧社太强了,还是被埋没只能演话剧的好演员太多了?大概率是后者,庆幸他们最终找到了喜剧大赛这个舞台。

第一期播出了6组表演,每个节目都是从一个细微的点延伸出去,《全民运动会》是演员们玩游戏时想到的,几十分钟就创作完了,可见认真观察生活,内容会自己长出来,而且都很好笑。

今年一共有25支喜剧小队参加节目,第一轮才播不到1/4,期待后面有更多黑马出现。贴近生活的主题拥有能更进一步的力量,不止步于笑笑而已。还记得第一次看《最后一课》,蒋龙被尴尬淹没时我在爆笑,他被心里最后的那点自尊攥住、演僵尸演到癫狂时,我哭出了声,这种体验是别的喜剧节目没有的。不是说要给喜剧上价值,也不喜欢“喜头悲尾”,但人生是苦比乐多,既然已经偷窥了我的生活,不如彻底撕开,一笑了之。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品度娱乐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www.pindu88.com/article/124442.html

标签: 张维伊
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