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直播土豪玩家聊其中的繁荣和欲望 在这里找到家的感觉

网络直播土豪玩家聊其中的繁荣和欲望,高先森也是一名玩直播的老观众。他从2009年接触YY语音开始,一发不可收拾。但去年之前,作为直播观众的高先森,大多数时间只是作为一名安静的看客“只看不刷钱”。在体验各个直播平台的过程中,高先森还是“花了点钱,为几个和自己有眼缘的女主播赠送了超过20万元的礼物”。相较于几年前,如今高先森也更喜欢酸果这样的中小型直播平台,“十万块钱你去YY,主播可能都不会搭理你,但在这不一样”。

网络直播土豪玩家聊其中的繁荣和欲望   在这里找到家的感觉

加入“名人堂”后寥寥数月,高先森逐渐成为了家族内“高管”中的一员,也才真正算玩进了直播这场烧钱的游戏。“我喜欢她我就捧她,怎么捧,无非就是刷礼物”,在高先森眼中,每个直播观众刷礼物的喜好都不一样,有人为伤心时所看到的逗趣表演买单,有人为了喜欢的主播一掷千金,更有人在喝酒后试图用刷礼物去发泄。这些在他看来,恰恰是直播的最大乐趣之一,“可以完全根据自己的心情、喜好去玩。没有什么规定,每天要刷多少,什么时候刷,我想怎么来自己说了算。”

网络直播土豪玩家聊其中的繁荣和欲望   在这里找到家的感觉

于是,在直播间里,在高低起伏的心情陪衬下,高先森在短短几个月里,消费了超过20万元的虚拟礼物。曾经有个晚上,他为一位女主播送出了超过万元的虚拟礼物。提起那次“狂刷”,高先森没太多印象,仅记得“自己高兴得在手机上乱点一通”。除了个人喜好,刷礼物偶尔也会变成男人们之间搏斗的方式。这种局面通常出现在两大“土豪”玩家或两大家族需要为自家主播争抢人气时,双方会通过“对刷”来一决高下。

网络直播土豪玩家聊其中的繁荣和欲望   在这里找到家的感觉

蜗牛:我在这里找到家的感觉直播有何魅力,在直播间豪掷千金是种什么感觉?南都记者对话酸果直播平台“土豪”玩家蜗牛。南都:请问你本身从事什么职业?蜗牛:我是浙江人,在江苏开办了一家化工企业。平时比较忙,不管是主播还是家族里的人都只能通过网络联系,年底事情很多,要参加很多会议,还有工商联总会的事务,没怎么看。昨天还在南京开了一天会,今天为了见到(直播平台)家族内的朋友,专程过来参加平台年会,明天就会回江苏。南都:你看直播多久了,每天会看多久的直播?蜗牛:接触直播是2011年,平常每天大概能看四五个小时,大部分时间都是利用坐车、等待会议这种零散的时间看,每天观看的时间也不太固定。我平时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路上”,以前坐车对我来说最漫长难熬,现在有直播看,反倒是最幸福的时刻。

 

原创文章,作者:云云说娱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pindu88.com/article/138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