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正文内容

《剑雨》用一部电影解读因果(就是最好的武侠电影套着武侠外壳最好的爱情电影)

半岛荼靡花2022-09-30 09:47:13文章102

一种态度 一种人生 一杯清茶 一壶老酒 一部电影 一个知己,文章原创,欢迎品影。

前言:

今天我们接着上期《剑雨》文章,我给大家留的那个尾巴,《剑雨》真的就是个太监想变成男人的故事吗?转轮王真的就是这个故事里最大的boss吗?为了尽可能多地了解《剑雨》的背景资料,网上找到关于2010年9月20日出版的第453期《看电影》。

不过受当年威尼斯电影节的影响,这期杂志里,《剑雨》的宣传稿侧重于强调吴宇森的江湖观,但文章内容补充了一些影片故事背景,但也有很多地方明显与电影原片违和。我喜欢电影,个人觉得颇有些硬凑甲方宣传材料的即视感。

同档的《狄仁杰》开篇阵容宣传更多,《剑雨》只有宣传内容的一部分,加上演员阵容,故事内核,影片类型的因素。对《剑雨》当年的不出众,我释怀了,那是时代的结果。其实无论什么时代,观众总体水平都一样,呈正态分布,只是受大环境影响,整体偏好有所不同罢了。而且宣发水平对票房的影响也是相当的大,有些人会觉得你再洗它也是烂片,你像个给流量明星洗白演技的渣粉。

转轮王和魏忠贤:

话归正题,转轮王是大boss吗?我认为,在《剑雨》的故事背景里,他也只是枚棋子罢了,还记得转论王对叶绽青表白时,曾强调的话吗?

“一旦我参透罗摩内息运行的奥秘,大功告成,我们就隐退江湖,我们是何等的逍遥自在,只有我们两个。”

在拿到罗摩遗体,参透生残补缺的神功后,转让王的想法竟然和细雨雷彬比一样—— 退隐江湖。如果他真的权势滔天, 怎么还会这么想呢?细雨、雷彬想退出,必须彻底摆脱转轮王,那转轮王想退出,又顾忌什么呢?他可是堂堂黑石首领诶!是不是他,其实也不自由?《剑雨》里揭秘转轮王真实身份时,有这么一句话!

“若不是上面可怜你老无所依,留你在宫中收发信函,老奴才啊,你早就饿死在街头了。”

在之前写的《剑雨》的文章里就推导过,现在是洪武年间,那这个“上面”指的是谁呢?我们再来回忆转轮王的自我介绍。

“我十二岁净身入宫,过了五十年,还只是个九品太监,我恨太监,我恨我说话的声音,我恨我说话不长胡子,我恨,我自居地下,可我练就了一身的武艺。”

你想啊,他十二岁入宫,过了五十年,也就是说他肯定经过朝廷的迭代,可为啥像他这样武功高强的人,却还是留在宫里当个九品信差?会不会有这样一种可能,在新的王朝里,有人看中了曹峰的武艺,把他留了下来,这个人安排曹峰在查言寺任职,这样就可以顺理成章地掌握一手信息。

有人就要问了,那为什么只让他当个小喽啰呢?官越大,不是越能掌握更多资料吗?反应快的小伙伴立马有了答案,小喽啰更方便隐藏身份,不引人注意啊!这样想当然是对的,不过我们在这个基础上,还可以再深想一层,在官场,权力代表着什么?看到这个问题,我只想简单分享一下我的思考角度。

权力:代表你“可利用”以及“被利用”的价值,“可利用”的价值不消说,大家都好懂。重点在“被利用”的价值,你有价值就会被盯上,有些人就会开始摸你的底盘,然后选择拉拢、再稳或者毁掉。而权力一旦产生纠葛,上位者便会担心你的立场,你的忠心,疑心你是否会二心。那既然如此,便一开始就别有价值,做暗活的人呐,最好的掩饰就是不用掩饰,不做发光的金玉,而是无华的黑石。

转轮王描述自己是用了一个词叫“自居低下”,这就是他和魏忠贤最大的不同。每次我看到有人说转轮王就是魏忠贤,都欲言又止,止又语言,又恐言语有招祸遂而不言。虽然大家都是太监,但其实两个人选择了完全不同的活法.

一个想进: 中年无赖自阉入宫,奸盗内偒巧言令色,专擅朝政九千岁,宦海沉浮饷贪欢,终之陌路。

一个想退: 总角少年张皇去势,自居低下乱世营苟,九品信拆转轮王,欲练神功,只为求完璧当年。

真正的执刀人

两人虽然都是阴险诡谲之辈,但自身经历和时代环境大相径庭,魏忠贤可以成为执刀人,但转轮王却只能做刀。说得更极端点,如果把魏忠贤放到转轮王所处的明初,这位遗臭万年的九千岁,多半只会泯然众矣!转轮王很聪明,他揣摩透了“上面”那位不会允许他有权,那他就老老实实当好这把刀,不争不抢且谨小慎微,掩藏所有锋芒,杜绝一切与其他官场势力,枝枝蔓蔓的可能性,避免“上面”那位生疑。

而“上面”这位更是用人高手,既然想让人好好办事儿,那就要可以做好处,对大多数人来说,一辈子所求不过【权、钱、名、势、声、色、犬马】,这些转弯王几乎都有了。动辄百万的小金库,黑石的权势,江湖中的威名,除了受身体所限的“男性尊严”,可说是什么都不缺了。但这些都是暗处见不得光的,明面上转轮王还是啥也不是,他目前所拥有的一切,其实只有使用权,所有权还是“上面”那位的。

如果哪天转龙王这把“刀”不好用了,随时都能弃掉,换把新的,这位“上面”的执棋者,可是个狠人呢!他让曹峰当了黑石首领—— 转轮王,给曹峰全力培养了自己的暗杀团伙,所有明面上这个人不好处理的,都有黑石解决。他到底是谁呢,来,我们再回顾一下影片里对黑石的介绍。

“黑石乃朝廷黑暗之基石,据说天下官员的任命都得经过黑石的同意,官员如有不从,便会遭到暗杀。”

黑石杀的是谁?大小官员啊,这里可没有提到什么江湖组织,黑石掌握的是什么?是天下官员的“任命”啦!普天之下怕只有一个人,才真正有这个权利吧!话到此,我们再想想影片开场,张海端的张太师傅,最终可是鸠占鹊巢,成了冯国公府。

虽然这张太师和冯国公都是虚拟的,但是想想明初那些开国功臣,什么候,什么伯呀,国公呀的下场,到底是谁的手笔呢?鸟尽弓藏,兔死狗烹,这隐藏的大BOSS是谁拿谁呢?点到为止,《剑雨》将故事背景设定在明初,我觉得是极有意思的,别忘了这开国之君也是发迹于江湖啊!

这大概也是为什么曹峰能从一众太监里,被挖出来重用的原因之一吧!武侠小说都爱用架空背景,像云中岳老先生这样愿意考据史料,偏爱以明朝为背景,进行创作的武侠大师少之又少。值得一提的是,老先生当年还是顶着台湾“禁书令”的压力硬上的。虽然架空背景方便作者天马行空,任意发挥,但大多数作品都共存一个问题,那就是书里的江湖常与世俗社会是脱离的,导致有一些观众惯性认为江湖就是江湖,官府就是官府,或者江湖,就是与官府二元对立的。

于是,便完全无法理解转轮王的存在,明明在江湖上威名赫赫,但在世俗社会却啥也不是,加上太监的身份,又颇具喜感,最后《剑雨》就成了一个笑话,一个太监想成为男人的故事。我不能说他们错,我只能说多想想做是好的,那我就趁热打铁,接着上面的话题再输出一波。

江阿生曾经放弃复仇

我认为,江阿生曾经放弃复仇,他是真的想和曾静平安喜乐地过完这一生,在上期文章里,我捋时间线时,曾说:江阿生落桥当晚就被救到了莫愁湖,也就是李鬼手的船上做整容手术,三个月的恢复期一过,他立刻回到京城,开始暗中调查黑石。两三年的伪装生活,他从张人凤到江阿生,他把自己彻底融入平头百姓的生活中,在喧闹的市集里,像只孤魂野鬼嗅着敌人残留的血泣。但不知从何时起,那双愤恨算计的眸子,变得平和清澈,有人说,他是伪装得太好了,但我更倾向于,这才是他的本真。

张人凤本就是一位宽和仁厚、心思玲珑的谦谦君子,也许是浸沐了太久的烟火气,让他不知不觉间开始憧憬和向往。那一天,在蔡大娘的茶摊旁边,他遇到了那个眸子如新,鹅黄服饰长身玉立的姑娘—— 曾静。根据时间线,曾静是在江阿生整容很久之后,才到李鬼手的地方做了手术,而李鬼手是极有医德的人,是绝不会暴露客人信息的。

导演曾在不同的采访里反复强调,【江阿生和曾静的相遇就是一场缘,而并非蓄意谋之。】江阿生喜欢曾静,两条腿忍不住地想往人家摊子跑,但毕竟不是流氓,又身负血仇,所以也只敢借下雨帮收摊的理由去见人,他喜欢她,也只能停在喜欢了。所求所愿,不过两人能同一屋檐,共躲一场雨,共饮一壶茶,所以当曾静突破那个时代女子的束缚,主动向他求婚时,他的表情是不敢相信,又带着为难的。

“你肯不肯...”

“你说什么?”

“你...你肯不肯娶我?”

下雨那天,曾静和江阿生背对着站着,我们来推理一下后续剧情,江阿生应该没有立刻答应,而是愣住了。曾静鼓足的勇气和热情,随时间流逝逐渐消散,她失望、难堪、自嘲,人生可以重新来过吗?或许可以,但她大概不配吧,于是转身离开,江阿生内心天人交战,疯狂挣扎,突然想到曾静说的这一句。

“我问你一件事,让雨停之前回答我,我只问一次。”

他立马清醒过来,如果这次错过,以曾静的性格,两人必然就此陌路了,他不愿。于是,江阿生对着曾静烟雨朦胧的背影大喊“好啊!”静姐笑了。婚后,江阿生依然暗中调查黑石,半年内杀了四人,为了避免招式痕迹露出马脚,每次他只用参差剑的短剑作刀使。就这样,沿波讨源摸到了肥肉陈。

他从城门口做生意的个体户,成了查言寺的公务员,与转轮王做了同事,查明了转轮王的底细,而这些是我根据花絮里的片段推的,不等于原片剧情。有可能我想的是错的,大家有自己的判断,若转轮王真如我们所推测的那样,是“上面”那位的一把刀。那江阿生也就是张仁凤,人家可是前首辅之子啊,如果他知道转轮王的真实身份,会猜不出真正想灭他满门的幕后之人吗?

江阿生在宫中找到转轮王,并坦言自己就是张人凤时,转轮王一直都很淡定,甚至还嘲讽对方。直到江阿生提到罗摩遗体,才让他变了脸色。可见转轮王根本不惧自己身份暴露,一是张人凤未必打得过他,二是背后撑着自己的那位,张人凤根本对付不了。

埋剑与金砖的秘密

张人凤这般心思玲珑的高官遗孤,在过程中得经过多少权力斗争中的腌臜事,我想他不仅猜到了幕后之人,还想通了最重要的一环,那就是“转轮王就是把刀”。即便他今日杀了曹峰,明天也会由张锋、李锋、王峰成为新的转轮王,继续带着黑石暗室翻云覆雨,难不成他还能披着主角光环潜入大内,刺杀那座上的金贵之人,反了这天么?江阿生不是梅长苏,所以他的决定是“堂中埋剑,前路尽封。”

他把锋芒毕露的参差短剑与锈迹斑驳的长剑一起埋了起来,这与曾静“梁上藏剑”形成鲜明对比。曾静虽然真的想和过往彻底断干净,但她仍得时刻警惕黑石寻上门,所以剑必须放在随取随用的位置,而张仁凤在众人眼中,早就是个死人了,所以他把剑埋了起来,把属于张人凤的最后一点痕迹封存。从此世上便真的再无朝中第一剑,只有曾静的丈夫江阿生。

埋剑的这场戏乍看十分平淡,我第一次看时,还以为张阿生在偷藏私房钱,再品就发现暗藏巧思。有没有觉得哪里有点奇怪?就是婚后的第一场戏,曾静在切豆腐的特写画面,按理刀碰砧板的声音,应该是这样的“噔”,而不是“嘟嘟嘟”。但当画面一转,原来是外间江阿生在捣土,我说过,这部戏的配乐音效是极严谨的,为什么像这样简单的近声大,远声小都没有处为好呢?

不过啊,我们在看的时候并不会觉得违和,原因很简单,因为开头处后期特意将捣土声与划豆腐的那几刀卡点了。这是极有巧思的剪辑技巧,“埋剑”是退出江湖,“切豆腐”是世俗日常,影片将捣土声与切菜声,以恰到好处的节奏混在一处,情意不言自明。

而且在这场戏里,还隐藏了一个小伏笔,那就是江阿生什么时候发现曾静身份不简单的?我认为啊,就是从这几块砖开始,正在看文章的小伙伴们,有人跟我一样好奇过类似的问题吗?八十万两白银到底能做几块金砖?一块金砖到底有多重?我是个很无聊的人,当年看《三体》的时候就去算了一下,人类目所能及的人数是不是像刘慈欣说的能几亿?结果证明刘慈欣还是很严谨的。

在看完《剑雨》以后,那明初规定黄金与白银兑比为 1 : 4 ,也就是二十万两黄金,古代 16两为一斤,黄金的密度为19.32克每立方厘米,一块砖头的标准尺寸是24厘米乘以11.5厘米乘以5.3厘米等于1462.8立方厘米,可得二十万两黄金约为221会砖,占地约六平方米。一块金砖约五六斤,差不多半个我吧,怪不得曾静请搬家的小弟背这么几块砖,却显得老费劲了。

这里的交叉剪辑非常巧妙,以肥油陈过去之口说曾静现在之事,几乎算是明示了曾静就是细雨,以及那八十万两白银的下落。知道结局后再回顾剧情,我常有恍然大悟的通透感,我还是要再夸一遍,《剑雨》的转场真的很绝,每帧画面都包含着巨量的信息,大家感兴趣的话,以后我可以单独拎出来分析一下。

江阿生何时认出细雨

话说回来,一般一块砖也就是五六斤,金砖则是56斤,生哥埋剑时,撬出砖头一掂量,好家伙,够沉的呀,娘子呀,原来你也有小秘密哟!那这时的他猜到曾静是细雨了吗?我认为没有,因为当曾静为了救他暴露身份时,他安抚老婆说的台词是这样的。

“没什么大不了,,就算你以前是江洋大盗,你还是我娘子。”

注意啊,他的用词是“江洋大盗”,而不是“江湖杀手”或者“杀人越货”,或者“放火杀人”。当然,江洋大盗也是杀人的啦!但重点是求财,所以我认为江阿生应该已经猜到他老婆曾经是江湖中人,或许更早之前从生活的痕迹中也有过推敲。所以当他埋完剑,进厨房去找曾静时,忍不住感慨道的台词是这样的。

“要我帮忙吗?”

“不用。”

“娘子,你很会用刀啊!没看过豆腐切这么好看的。”

可是,他并不打算深究了,每个人都有过去,他自己不也一样藏着秘密吗?重要的是现在,他想好好过日子。本片的编剧和导演苏照彬,在采访里曾表示,他的本意是要将江阿生塑造成为大事面前“有大气度和大胸襟”,家世面前,“深谙附和,宽容呵护”的好丈夫。

这时候有人又要问了,那他为什么还会入宫去找转轮王约战呢?这不还是想报仇吗?我是这样理解的,正是因为他想和曾静好好过日子,所以他必须杀了转轮王永绝后患。那如果想说明这一点,我们还要先解决一个问题,那就是江阿生是什么时候知道曾静就是细雨的?这个问题的争议性很大,我在这里分享一下我的观点,欢迎大家在评论区各抒己见。

我认为,江阿生带着曾静去李鬼手的住处,请李鬼手给妻子疗伤,在李鬼手交谈且提到“缘分”时,才真正把细雨和曾静联系起来。

“用了药,不碍事,失血多了点,得灾多躺一会。”

“我去赴云何寺之约,如果我回不来,别告诉她 ,我是谁!”

“你不觉得这也是种缘分吗?你还没有感觉到吗?”

江阿生说要去赴约时,是抱着有去无回的心态的,他郑重嘱托李鬼手,不要告诉曾静自己的真实身份。是因为不想让曾静再为他去送命,“钱庄事件”曾静为了救他,不惜暴露自己,她独自去赴黑石之约,重伤逃回家,只为嘱咐他快走,这些生哥统统看在眼里。曾静想保住这个家,想让他活,卿心如我心,江阿生亦是,娘子惹了麻烦,做丈夫的自然是要帮她摆平的。

“娘子,看来这次你闯下的麻烦不小。”

此时的曾静在他的眼里,大概是一个和黑石有旧怨的江湖人,他想保住他的娘子,就要把这些找上门来的人解决掉,更何况找事的这群人,本就是他的仇家呢?直到李为首开口,以 “缘分” 二字点破天机,什么叫 “缘分” ,阴差阳错、不期而遇、命中注定才叫缘分!李鬼手是谁啊?是医术大家,整容高手啊,江阿生想到自己曾经整过容,那是不是代表曾静也是整过容的?如果现在不是她本来的面貌,那她到底是谁?再联想到转轮王嘲讽他的那句话。

“你是张人凤!可知道你老婆是谁?太可笑了!”

答案近在眼前,江阿生立刻奔赴云何寺,砸了墓碑,取了匣子,打开那张带着干涸发黑带着血点的画像,画中之人正是细雨。夜夜共眠的枕边人,时时惦记的心上人,竟是杀父仇人,骤然面对不愿相信,又不得不接受的现实,这打击实在是太心痛。看到匆匆赶来的曾静,江阿生藏不住的愤怒、痛苦、挣扎,才显得如此深刻,他说着最伤人心的话,撒着漏洞百出的谎,声音却颤得不成样子,泪水比曾静的更先逃出眼眶。

如果江阿生最开始就知道曾静的身份,那我实在无法解释他现在的情绪,当静姐问江阿生这句话时。

“你从头到尾都知道!”

江阿生一狠再狠,牙关一咬再咬,却没有正面回复,明明恨死对面这个女人,但看着她引劲就戮,白皙的脖子被自己掐出的红痕,手中的剑却无论如何无法再下分毫。还接老父亲之口,给自己找了个蹩脚的烂理由,只是为了曾静走,其实与转轮王一战,他并无必胜的把握,他也的确无法再坦然面对她了。

结语

其实不管江阿生是否知道曾静的真实身份,他和转轮王约战的根本目的,不只是复仇这样传统的武侠套路,还有很简单的情感选择,他想让他的娘子能活。《剑雨》受剧情所限,江阿生必须被导演刻意藏起来,为了达到情感冲突和认知颠覆的效果,导演又增加了很多迷惑性的桥段,后期也采用了误导向剪辑。导致整部影片看起来充满戏剧性,甚至有点荒诞,如果不多想想,只看个热闹,评价便很容易往烂片方向跑。

但在我心里,防干强调,我仅代表我个人,《剑雨》就是最好的武侠电影,更准确地说,它是我心中套着武侠外壳最好的爱情电影。我想一定会有人觉得我过度解读,而明明就是一个很简单的太监想变成男人的故事,你非得在哪故作深沉,烂片就是烂片,怎么写是烂片!

如果一部电影需要观众自己看完后脑补那么多,那只能说明它是失败的,因为它连基本的信息传递得不到位,活该被骂。我是这样理解的,其实不管是电影还是书籍,甚至就是日常沟通,受生活经历、学识、见闻所限,不同的人听到和看到的必然是不一样的。

比如说同样是看《东邪西毒》啊,有的人看着看着就哭了,而有的人看着看着就困了。如果因为别人看到的想到的和你不一样,就很不服气要打上门来,强迫对方低头认错,真的没必要。自从我做《剑雨》后,过度解读也好,过度洗白也罢,我就是喜欢《剑雨》。很喜欢,很喜欢,感谢那些和我一样喜欢《剑雨》的小伙伴们,谢谢你们的鼓励,但对《剑雨》的解读,我还是会坚持做下去的。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品度娱乐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www.pindu88.com/article/124292.html

标签: 剑雨
分享给朋友:

“《剑雨》用一部电影解读因果(就是最好的武侠电影套着武侠外壳最好的爱情电影)” 的相关文章

《剑雨》中国武侠版的史密斯夫妇(他们的感情似乎更符合中国人深沉的情感表达)

《剑雨》中国武侠版的史密斯夫妇(他们的感情似乎更符合中国人深沉的情感表达)

“早跟你说过,变戏法就变戏法,练武功就练武功,你非要又变戏法又练武功……”这段台词我记了很多年。说这话的叫“转轮王”,是一部电影里的大反派,他一边教训“反水”的手下,一边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饰演“转轮王”的演员是王学圻,表演十分有特色,他说台词的时候,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