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正文内容

郑娟是什么电视剧(虽然有各花入各眼的看法但事实就是连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知心小熊2022-09-30 15:12:06文章63

偃旗息鼓。

这就是我对现在国产剧的看法。

自从《人世间》结束之后,虽然有“各花入各眼”的看法,但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就是:“连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无论是正午阳光的《相逢时节》,还是同期的家庭剧,都很难弥补观众心里巨大的落差。

所以,我最近只好再重温一遍《人世间》。

二刷之后,我最大的一个感受就是,或许,郑娟才是那个最聪明的人。

第一、身世悲惨

郑娟最初的时候,是什么样?

得从周秉昆的视角开始说起。

那时,涂志强被枪毙,木材厂的工友拉着周秉昆去观看这场行刑,对于“又蔫又怂”的周秉昆来说,这不仅仅是一个折磨,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为什么?

作为木材厂的同事,涂志强是烈士的儿子,又长了周秉昆几岁。

对于周秉昆来说,这是一个总是照顾自己的“大哥”。

观看他的行刑,怎能不心惊肉跳?

涂志强事件之后,水哥和骆士宾找到周秉昆,让他给郑娟送钱,这最初并非出自他们完全的“真心”,而是有以下几个方面的考虑:

其一,涂志强和水自流是一对,郑娟只是遮人耳目名义上的“媳妇”;

其二,骆士宾趁众人喝多之际,强暴了郑娟;

其三,郑娟怀孕了;

其四,郑娟的家庭确实困难。

所以,水自流和骆士宾通过周秉昆送钱的举动,充其量只是“赎罪”,而并非施舍。

但郑娟是清醒的。

一旦默认接受了骆士宾、水自流的钱,就意味着以往他们对自己的亏欠,在一点点的偿还,并且会随着时间的流逝,一点点的冲淡以往种种事件的恶劣性。

因此,她是拒绝的。

第二,思想转变

恩是恩,怨是怨。

以往的事情,总归会像东流的江水一样,日日迭新,若只有自己一直铭记,那便会最终变成自身墓志铭的一部分,惦记的,看到的,是一种东西。

不惦记的,看不到的,就会如云烟一般消散殆尽。

又比如,生活总得过下去。

年迈的母亲,眼盲的弟弟,他(她)们的生活总得继续,向前看,才是生活和生命的本质。

郑娟无疑是清楚的。

她知道,自己最初的倔强,是对那些人、是对命运不公的控诉。

可控诉过后,还得生活。

就像你打了一场耗尽心力的官司,走出了法庭之外,阳光刺眼,眼睛疼痛,可还得想一想,自己是去吃一碗简单的炸酱面,还是去吃一顿价格不菲的午餐。

无论后者还是前者,都是生活。

郑娟在最初的拒绝之后,还是接受了这笔钱,为母亲,为弟弟光明,也为了自己。

而周秉昆,就像照进了她阴霾生活中的一束光。

耀眼吗?

未必。

可就是能让本身已经黯淡的光泽上,涂了一层若有若无的蜡层,终于还是能够抵抗风雨了。

第三、二一添作五

周秉昆之于郑娟,就像是一束光,但并没有亮到能够照亮余下的所有人生。

郑娟是一块完美的拼图。

因为那个时候的周秉昆,是需要郑娟的。

母亲突然病倒,父亲远在外地,哥哥姐姐也是如此,一个二十啷当岁的小伙子,该如何面对如此的局面?

郑娟对于周秉昆,又何尝又是一束光?

电视剧中对于殷桃饰演的郑娟出场时的展现,其实几乎出自于一个男性视角的审视:镜头从下而上,仅仅穿着短裤的弥漫着青春气息的双腿,然后上移,映照着一个隔绝着情欲,却又风情无限的脸。

周秉昆呆住了。

导演通过这样的镜头语言明白无误地告诉观众,周秉昆的“沦陷”,不无道理。

一见杨过误终生。

既然是“双向奔赴”,那么郑娟就领着自己的弟弟和儿子,来到了周家。

她需要周秉昆,就像周秉昆需要她一样。

日常照顾周母,给周母喂药、按摩、照顾饮食起居,她就像一个不宣而告的女主人身份一样,清晰无误地告诉周秉昆、告诉所有人:

我,郑娟,将(已经)是周家不可或缺的一份子。

第四、横撞东西

谁都知道,周家不会同意。

虽然出自“光字片”,但闯关东而来的周志刚,明显是一副“奋斗者”的模样,他亲自盖起的两间大屋,虽不敢媲美私人别墅,但也是“光字片”鹤立鸡群一般的存在。

况且,他还有一对“出息”的儿女。

无论是长子周秉义,还是女儿周蓉,他们终将会像故事里的丑小鸭一样,华丽丽地蜕变成一只只傲娇的天鹅。

不,还可能是凤凰。

小儿子周秉昆?

即使资质平平,不能光耀门楣,也得是柱子上的大梁,不靠你支撑基础,最起码得稳靠。

但郑娟呢?

她是大梁之上的蛀虫?即将把周家即将完工的宏天大厦拆解的支离破碎?

周志刚最开始,想错了。

郑娟恰巧是木质大厦上的那层桐油,不能高屋建瓴,却能让建筑稳固多年。

周秉昆横梗于此。

一个大梁选好了自己的铆钉,就会义无反顾,除非拆了重建,周志刚别无选择。

郑娟做到了。

她证明了自己,才是周家最不可或缺的那个人。

第五、携手风雨

谁都知道,周家没有崩散,靠的是两个人。

一个是周秉昆,一个是郑娟。

照顾母亲,养着姐姐的女儿,为“养心智”的哥哥姐姐们解决着一切的后顾之忧,凤凰高飞,依托的是坚贞不二的意志,也是心无旁骛的纯粹。

骆士宾回来了。

两个核心的问题再度凸显:

其一,长子周楠到底该如何选择?

其二,郑娟陈年的伤疤,到底该如何弥合?

不说、不问、不看、不念,只是让伤疤暂时有了一层结好的“痂”,翻看内里,仍然是痛彻心扉、无所依仗的新肉。

扯一下,痛一下。

周秉昆心疼自己的媳妇郑娟,冰雪聪明的郑娟又何尝不明白?

所以,她要看周秉昆的态度。

周秉昆就像一个初学的医者,既想把久痛的病人郑娟医好,又想顺其自然的自医。

那么干脆,就都雨打芭蕉、大江东流去罢了。

然而,人算还是不如天算。

周楠的意外去世,让骆士宾和周秉昆、郑娟的微弱的平衡关系彻底打破,也让失了手的周秉昆,面临着为其不短的牢狱之灾。

谁最痛苦?

还是郑娟。

她从意外有了儿子,又重拾生活的希望,不过短短十数年的时光。

现实,就将这一切狠狠地碾碎。

不留一丝痕迹。

第六、守得云开见月明

周秉昆再出来,已经是恍如隔世。

中国人短短几十年的时光,就已经见证了欧美几乎数百年的变迁,如果只算魔幻现实主义,又有什么比得过这片神奇的东方大陆呢?

郑娟还是等到了。

周秉昆出狱,就像一把钥匙,终于再度打开了郑娟内心的那把缠绕一生的枷锁。

她知道,平静如水的日子,终将到来。

罪恶的骆士宾,追求自由和爱情的周蓉,成功“复辟”理想的周秉义,相濡以沫的周家父母,他(她)们对于郑娟而言,都是一个既陌生又熟悉的人生符号。

只要周秉昆才是那个句点。

转山转水转经轮,与周秉昆相遇、相守,才是她一生的念想和欢愉。

此生如是,余世皆然。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品度娱乐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www.pindu88.com/article/124455.html

标签: 郑娟
分享给朋友: